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成为优秀的科学家,或者在任何领域获得成绩,需要这4个特质
第一教育 2018-11-06 14:35:30

刚刚过去的一周,上海史无前例地迎来几十位诺贝尔奖得主的集体到访。


从周初的滴水湖论坛,到周中的浦江创新论坛,再到周末的国际教育创新大会,这些顶尖科学家的观点,再次激发起人们对知识、人才和教育的关注。

 

11月2日-3日,2018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邀请到全国知名国际学校校长和教育专家发表主旨演讲。


其中,最重量级的嘉宾当属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学会院士、斯坦福大学生物学教授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

 

刚参加完滴水湖论坛的莱维特在教育创新大会上的讲话更加侧重于教育方面,分享他的成长故事,提到母亲对他的教育,同时表达对当下教育环境的看法。

 

演讲结束以后,小编对莱维特进行了专访。

 

在莱维特看来,成为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或者在任何领域获得成绩,都离不开以下四个特质:


  • 热情(passion)

  • 坚持(persistence)

  • 原创(originality)

  • 善良(kindness)

迈克尔·莱维特在大会上发表《诺贝尔奖与创新精神的培养》的演讲

 

1
热 情

1947年,莱维特出生于南非。当他还是少年的时候,母亲为他买来一本叫《科学美国人》的杂志,这是当时市面上唯一彩印的杂志,刊登很多高质量的论文,点燃了莱维特对科学最初的兴趣。

 

在莱维特的眼里,身为犹太人的母亲和很多中国母亲颇为相似,对教育很重视,也会逼迫孩子做这做那,有“虎妈”的感觉。

 

但是在严格要求孩子的同时,莱维特的母亲并没有对他做太多的限制,也不会把焦虑的情绪传递给孩子,取而代之的是想办法激发他做事情的热情。

 

对此,母亲的方法是换个角度看待竞争和压力,鼓励孩子把压力当成挑战,化压力为动力。

 

比如,莱维特15岁那年,正在读高中一年级,每天和“坏小孩”混在一起,母亲就用激将法,跟他打赌用3个月的时间,学完剩下两年的高中课程。结果,他真的做到了,并且很快就直接升入大学。

 

在后来的科研道路上,莱维特始终以接受挑战的态度对待每一项任务,因而总是精力充沛,并且愈挫愈勇。

 

除了母亲的引导,莱维特认为,激发热情的重要源头还在于同伴的力量,除了志同道合的合作,来自同侪的压力(peer pressure)也功不可没。

 

坐落于英国剑桥的“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是盛产诺贝尔奖得主的机构,从1958年至今,这里一共走出28位诺奖得主,而在这么多年当中,在这个研究所里供职过的一共只有1500多人。

 

博士毕业后,莱维特曾经在此工作8年,让他受益最多,至今念兹在兹的是来自同伴的影响。

 

一方面,一群水平相当、同样等级的科学家在一起共事,没有论资排辈的传统,即便是最年轻的博士生,也感觉自己可以同诺奖得主比肩。

 

另一方面,和这么多优秀的人待在一起,会感受到压力,但同时也是鞭策力,过去发表的论文已经不能代表学术水平,而是取决于下一篇论文的高度。

 

在这样的氛围下,所有人都热情高涨,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2
坚 持

2013年莱维特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时候,他已经66岁,而为他赢得奖项的研究主要是基于他在19-25岁之间的工作,两者之间相差40多年。

 

除了为他带来诺奖的研究,莱维特在上世纪80年代开展的对于癌症抗体的研究工作,在当时因为太过于前沿而看不到任何价值。

 

而在今天,基于这种方法所研发的抗癌药,已经在治疗中得到普及。

 

莱维特说,他在25岁之后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享受继续做一个科研工作者、一名科学家。

 

在演讲中,莱维特展示了历史上,美国得诺贝尔奖情况和世界其它国家得诺贝尔奖情况的对比图,发现今天人们看到美国在诺奖上的高产率并不是一蹴而就。

 

事实上,美国从50年代开始重视基础教育,一直到大约40年以后,才进入诺贝尔奖的高产期。

 

这些年,莱维特频繁地往来中国,在复旦大学等高校担任教职。

 

根据他的观察,中国不缺乏优秀的人才,尤其在上海,女生和男生一样的开放和自信,而且英语说得比男生更好。但是中国的人才培养机制太着急了,功利心过强,人们倾向于卯足劲,立马就要看到成绩。

 

“我等了45年才等来诺奖。”莱维特幽默地说,纵观诺贝尔奖和全球科学发展的情况,科研的重心经历了从以德、法、意、英等国家为代表的欧洲,转向美国,现在又向世界各地扩散的过程,只是一切都需要时间。



3
原 创

作为科学家,莱维特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在一起工作,不过,让他印象最深的还是200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南非生物学家悉尼·布伦纳(Sydney Brenner)。

 

“这个人很特别,就好像是一个奇思妙想的点子发射机,不停地往外发射点子,其中有一些点子听起来非常疯狂,但却是非常好的点子。”


莱维特指出,很多时候,疯狂的点子正是创新的源泉,科学家需要用这些疯狂的点子来启发其他人。

 

不过,疯狂的点子可遇而不可求。在莱维特看来,创新是教不出来的,但是可以引导得来,方法就在于鼓励孩子大胆地犯错。

 

他带教学生的时候,甚至要求每个学生每周至少犯一次错误。

 

“学生的观点里面可能有一半是错的,甚至90%都是错的,但是剩下的10%仍旧值得珍视,思维的火花可能就在其中。”

 

莱维特提醒,只要回忆一下过往的人生经验,就不难发现,人们从失败中学到的,远比从成功中学到的多,对科研工作者来说,尤其如此。

 

“你要想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就要做好心理准备,很可能会犯错,是不是能够接受自己的错误?”


莱维特说,就像学走步的婴儿会摔倒一样,全社会都应该对错误形成包容的氛围,随时准备犯错,而且犯错的时候,感到心安理得。

 

没有错误,就不会有努力地尝试,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和错误相比,既有经验反而可能成为创新路上的大敌。

 

在滴水湖论坛上,30余位诺奖得主形成共识,他们在最初开始研究的时候,所面对的未知的东西远远大于已知,也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在此期间,最重要的因素不是储备多少知识,而是有没有自己的想法。

 

因此,和背公式、刷题相比,莱维特鼓励学生多接触艺术和自然,因为艺术和自然都是没有边界的东西,会触类旁通地影响一个人的思维。

 

“生活本身就是多变和莫测的,我们没有办法对它做太多预设。”莱维特以自身为例,他和中国的结缘纯属机缘巧合,因为太太受聘到北京大学执教,由此促成他来往于中国,进而对中国有了更多的了解。


2018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现场


4
善 良

莱维特重视善良的品质,不过他却指出,现实生活中,不少科学家并不善良。他们高傲地认为懂得一切;此外,不同科学家往往在做同样的研究,于是就有了争执:谁是先做的,谁是后做的。

 

虽然如此,过往的人生经验依旧让莱维特深深感到,要做大成就的人,首先必须善良。

 

“只有你善待他人,他人才会善待你,向你敞开内心,把资源分享给你,最终你们是双赢的。”


在莱维特看来,善良除了是一种品德,还关乎情商,尤其是与人沟通的能力,比如如何耐心地倾听,如何生动地表达。

 

和一般人的理解不同,科研工作不仅仅是一个人埋头苦干就能出成绩的,科学家需要团队合作,需要表述观点,甚至需要论文答辩。

 

“在计算机时代,老师的教学重点不是加减乘除,而是应该把说和写,这门涉及表达的课程给上好。”莱维特认为,与此相比,学习成绩上一分两分的差距,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据了解,本次大会的主题为“链接全球资源·创新未来教育”,由远播教育集团、远播教育研究院携手中国教育学会、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上海教育电视台共同举办。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