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个评估中心,为特殊孩子设计“量身定制”的教育
第一教育 2018-09-28 10:52:27

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五年一次的上海市教育功臣评选结果揭晓,在当选的8位教育功臣中,上海市浦东新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周美琴是特殊教育领域唯一的一位。评委会在颁奖词中这样描述她:周美琴用爱与智慧点亮残障孩子的生命,托举他们重新飞翔。30载春秋,周美琴在这块贫瘠并不肥沃的土地上,甘当特殊孩子王,勇做特殊教育排头兵,从一名普通教师成长为一名专家型校长。

 

关于周美琴校长与特殊教育的事迹我们听过许多:2002年,她的学校招收脑瘫孩子集体入学,填补国内空白;她为智障、听障、脑瘫等多类残障学生提供“全纳教育”,上海唯一;试水“国际教育”,接收外籍残障儿童求学,登上《比利时日报》头版头条;积极构建了适合三类残障孩子发展的医疗、教育、康复深度融合、密切合作的学校康复教育体系。

 

她在没有任何经验借鉴的情况下,在摸索中率先提出“医教结合”理念,从脑瘫教育、听障教育,到自闭症研究……她先后领衔了多个市级重点课题、区级重点课题及内涵发展项目,取得了多项科研成果。特别是市级重点课题《浦东新区脑瘫学生康复与教育的实证研究》,荣获全国第四届教育科研优秀成果一等奖,开创了国内基础教育科研成果获全国一等奖的先河,该课题成果对我国特殊教育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她身兼数职,甘于奉献。兼任上海市特殊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副秘书长、上海第三听障中心主任、上海特殊学生教育评估中心主任、华东师范大学兼职导师、长三角地区名校长基地导师等社会职务,为上海的特殊教育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前不久,小编采访了周美琴校长。从教30余年,作为上海特殊教育的推进者和见证者,她向我们介绍了近年来上海特殊教育的发展情况以及一个明显的变化:越来越科学和专业,特别是2016年上海成立了全国首家特殊学生教育评估中心,真正实现了从发现学生需求的“差异”出发,为每一位特殊孩子设计“量身定制”的教育。她特别希望与特殊孩子的家长们分享这些变化,帮助特殊孩子得到最好的发展,让特殊家庭充满希望!


周美琴 上海市浦东新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上海市特殊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副秘书长

访谈实录


第一教育:特殊教育是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体现,但对不少人来说,这一领域可能还是相对陌生的。您能否为我们做简要的介绍,比如,目前我们可以为哪些特殊孩子提供教育,特殊教育的目标是什么?

 

周美琴:在上海,目前我们的特殊教育已经覆盖视力障碍、听力障碍、智力障碍、脑瘫症状和自闭症状况等多种情况的孩子。根据孩子残障程度的不同,我们为孩子提供普通学校随班就读、普通学校特教班、特殊(辅读)学校、送教上门四种形式的特殊教育,在教育理念上以国际上主流的融合教育为主。最主要的教育目标是让残障孩子能走上社会、融入社会,打开封闭心灵、获得自主技能、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支撑起生命的尊严与生活的希望,保障处于社会弱势群体的他们接受公平教育的权力。

 

第一教育:从事特殊教育30年,您既是上海特殊教育的推进者,也是见证者,在您看来,上海特殊教育的发展有什么特点?

 

周美琴:从全国来看,上海的特殊教育起步较早,最早的盲校距今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最近15年,上海特殊教育发展迅速,特别是近10年来,通过连续三轮“上海市特殊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特殊教育覆盖人群更广,从最早主要面向视力障碍、听力障碍、智力障碍儿童的特殊教育发展到今天已覆盖视力障碍、听力障碍、智力障碍、脑瘫症状和自闭症状况等多种情况的孩子。从学段方面来讲,特殊教育也从以往面向义务教育到今天基本实现了从幼儿园到高中16年免费教育。

 

周美琴在课堂上


另一个特点是特殊教育的专业性越来越高。以往的特殊教育基本以“养护”为主,今天的特殊教育更注重教育康复的科学性,通过“医教结合”帮助特殊儿童实现最大程度的康复和发展。

 

第一教育:“医教结合”是上海特殊教育的一个创新举措,目前已经在全国推广,这一理念最早好像就是由您提出的?

 

周美琴:2002年春季,我所在的浦东新区特殊教育学校招收了全国第一批脑瘫学生,当时的中国大陆还没有过特殊学校招收脑瘫孩子集中入学的先例,我们只好把智障教育的教学模式用于脑瘫学生教育,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而且我注意到许多家长每天早上送孩子来学校,整个上午都不回家,就在门房间休息,因为下午还要带自己的孩子去康复机构或医院做肢体的康复训练。

 

我意识到与普通教育主要教授文化知识不同,对于脑瘫孩子来说,家长更期盼的可能是孩子肢体功能的恢复。2003年,我们开始摸索“康复训练”与“文化学习”并重的针对脑瘫儿童的教学理念,引进了八位专业的康复理疗师,每天一节康复课。

 

学校的康复理疗师为学生进行个别化训练


后来,我们又提出“康复进课堂”。孩子们上语文课、数学课的同时,可以进行一定的康复训练。课堂上有各种小型的康复器械,有的孩子五指张不开,我们就用分指板,还有些孩子脊椎严重弯曲,我们就让他一边上课一边戴着脊椎矫正带,还有拇指绑带、腿部绑带、站立架、膝行垫等各种小型的康复器械,这些器材在我们的教室里都能找到。

 

这些可以算是“医教结合”最初期的探索,2009年,上海市正式提出特殊教育“医教结合”理念,在管理机制、方法和流程等方面做了全面部署。由教师与专业医师一起为学生制定个别化干预方案,教师负责对学生日常干预训练,密切关注学生的发展,及时给医师反馈。医师定期或不定期检查学生情况,及时干预治疗。经过近10年的摸索,目前我们的“医教结合”的理念已经越来越深入,不论是保障机制、制度流程还是师资人员,每个环节都比以往更科学、专业。

 

第一教育:我看到除了浦东新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您还兼任了上海特殊学生教育评估中心主任,上海特殊学生教育评估中心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

 

周美琴:上海特殊学生教育评估中心是全国首家特殊学生教育评估机构,也是上海市在“医教结合”保障机制上的一个新突破。特殊儿童的情况千差万别,非常个性化,我们需要发现每个孩子在需求上的差异,才能为他们提供有针对性的教育。如何发现?评估工作至关重要,它不仅为特殊儿童的鉴别、安置提供依据,而且帮助教师确定学生的学习起点和进步情况,判断有关教育干预措施的效能。

 

对特殊学生来说,这种基于评估的教育康复是最科学也是效果最好的,但对评估人员的要求非常高。中心成立前,特殊学生的评估缺乏统一标准,开展情况参差不齐。有些程度比较好的学校有自主研发的评估机制,孩子入学时即可以做比较全面的评估,根据评估结果制定个别化教育计划;有些学校没有正式的评估机制,主要通过与家长的沟通简单了解孩子的情况,这样入学的孩子,教育康复不但很难有针对性,甚至可能误人子弟。比如,一个8岁的孩子,可能各项能力指标只达到了两三岁的水平,那只有将起点定在这个年龄,才能帮助这个孩子更好地发展。

 

我们曾经碰到一个脑瘫的学生,在课堂上,老师讲话时,他可以坐好,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时他就趴在桌子上,老师以为他在睡觉,难免会批评他。我们带他去做了专业的医学鉴定后发现,这个孩子眼睛对焦角度与平常人不一样,他只有趴在桌子上看黑板,字才能看得比较清楚。如果当时没有进行专业的鉴定,老师可能会误认为孩子学习态度有问题对他进行教育,这很可能进一步影响孩子的学习兴趣,可能他慢慢会不愿意到学校来学习了,或许对他一生都会有影响。

 

为了让全市特殊儿童都能得到最专业的评估,2016年,上海市教委与浦东新区教育局共建成立了上海特殊学生教育评估中心,中心目前设在我们学校。每年,我们会邀请全市最顶级的医学专家和特殊教育专家一起为孩子进行医学和教育评估,对特殊学生的发展状况作精准的分析,发现他们的优势领域和薄弱环节,对学生的教育需求做出准确判断,找到教育的起点,据此为孩子制定和实施个别化教育计划。

 

像今年,评估中心聘请了全市23位特教领域及医学领域有影响力的听障、视障、智障等教育专家和遗传代谢、听力、神经、眼科、发育行为、儿科及儿童保健等不同学科的专家,参与了特殊学生评估、指导服务、开发研究等工作。

 

殊学生教育评估中心的专家和工作人员为学生做评估


此外,除了为全市新入学的特殊儿童提供入园、入学评估,评估中心还为初中学生学业毕业考试提供两类评估。一类是为申请参加特殊中考的初中毕业生提供评估;另一类是为参加普通中考申请合理便利的考生提供评估。如:听力有问题的考生,英语考试中可能需要申请免听力,折算成一定比例的分数,这就需要听力专家来鉴定孩子听力损失的情况;再比如视力有问题的孩子申请用大字号试卷或者助视器,同样需要医生诊断;有的孩子考试时需要有人帮助考卷翻页,有的孩子考试时长时间久坐会滑下座位,中间需要有人帮忙拎一把,帮助他继续坐直。上海目前一共有14项合理便利,这些都需要专业人员对申请者进行评估后决定。

 

还有一类是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进行评估。比如,在义务教育阶段,有些特殊儿童已经在普通学校就读了,但学校认为孩子的情况去特殊学校学习可能会更好,家长却希望孩子可以继续留在普通学校就读,双方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可以带孩子来评估中心进行评估,由中心出具权威的评估报告,给予合适的安置建议。另外,在高中学段,已经在普通中职校就读的特殊孩学生如果申请转到特殊中职校,评估中心也需要为他们做专业的评估。

 

第一教育:通过评估报告发现学生的特殊之处,根据评估报告为他制定个性化的教育方案,在方案的基础上实施教学,这些工作对教师的专业性要求很高。

 

周美琴:是的。近15年,特殊教育对师资的要求越来越高,特教教师工作越来越专业,教育理念与国际上也越来越接近。我常常讲做特教不能只讲爱心,爱心是最基础的,但光有爱心远远不够,一定要讲教师的专业发展。我对团队的要求是做“四型”教师:

 

  • 专业精神上的奉献型

      特殊教师专业精神上要讲奉献,爱是基础,还要有对事业的执着,要爱这事业,不是把它当作一个谋生的饭碗。

 

  • 专业知识上的复合型

      特教教师的专业知识是复合型的,不仅要懂学科知识,还要懂特教理论、特教心理学、特教行为学、医学等。

 

  • 专业技能上的综合型

      特教老师只会上课是不够的,比如,听力老师都有高级手语翻译证书;FM调频系统、助听器有小问题一般也都能解决。教师还要有医学技能,比如学生癫痫病突发了,教师要能够做应急处理。

 

  • 专业智慧上的创造型

      如果说普通教育可以遵循某些规律或模式的话,特殊教育很多东西都需要自己发明和创造,特教几乎没有现成的东西可以直接“拿来主义”。


周美琴与教师一起研讨

第一教育:您个人如何看待“特教”这项事业?是什么力量支撑您在这个领域持续耕耘、探索了30年?

 

周美琴:残疾孩子是人群中不可避免的一个群体,这些孩子同样需要关爱。我们不是把他们简单的看作残疾人,他们只是在某一方面与一般人不一样,我们来为他们提供最适合的教育。


最初,支撑我工作的动力很简单,我想为特殊家庭分担。我弟弟是一个弱智孩子,从小我就看到妈妈从弟弟出生后经历地一切,真的是以泪洗面。1987年,我从上海浦明师范学校毕业,当时陆家嘴聋哑辅读学校的校长是蒋月影,蒋校长的女儿恰巧是我的同学和邻居,蒋校长知道了我弟弟的情况,就邀请我到她的学校去工作,我说回去跟妈妈商量一下。


当时妈妈为了弟弟的学习,跑了很多学校,都被人婉拒。听到这个消息,妈妈对我说:美琴,这个工作你一定要接受。妈妈是有这个体会的,你弟弟小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现在你一定要好好培养这些特殊家庭的孩子,你要有求必应,去减轻这些家长的压力,你要为这些家庭和孩子造福。

 

因为自己有切身体会,我对特教非常有感情,我想在这条路上探索。工作中,我一直想的就是如何让这些家庭充满希望,让家长放心去工作,让特殊孩子得到最好的发展。当然,特殊教育的发展始终离不开全社会大环境的支持,我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努力。


周美琴与学生在一起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