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这个绥芬河农民收集三千余件侵华日军罪证和文物|龙头新闻全媒体


曹立明,黑龙江省绥芬河人,一直以种地为生。从1986年开始,他自费收集日军侵华罪证,并在天长山要塞旧址创建了民间纪念馆。

绥芬河的天长山要塞旧址,当年是侵华日军在中苏朝5000余公里边境线上修筑的要塞群中的一个阵地,后被炮火湮没。如今,杂草丛生的林间,仍不时可见当年炸碎的混凝土残块。

曹立明的家就在天长山脚下,在40平方米的平房里,几乎没有像样的家当,但他很“富有”——与破旧的家数步之隔,是一间宽敞的瓦房,里面陈列着约3000余件侵华日军罪证和抗日文物。33年来,曹立明拿出全部积蓄,累计投入30多万元,创办了这家“绥芬河市和平纪念馆”。这所当地最大的民间纪念馆,19年来已累计免费接待参观者近50万人次。

近日,龙头新闻记者采访到曹立明,听他讲述了自己和“和平纪念馆”的故事。   

一个侵华日军头盔  让他走上收藏之路

曹立明今年66岁,曾住在穆棱市。41年前,改革开放时,他家在当地一度很富裕。靠种植和贩卖蔬菜,曹立明一家尝到了甜头,1983年全家人最多一天能赚2000多元,成为当地少有的“万元户”。但是,1986年,邻居韩大爷送给他一个侵华日军的头盔,通过对侵华日军罪行的深入了解,曹立明决定收藏侵华日军罪证及中国军民抗日文物,从此他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

在曹立明的记忆中,父辈对侵华日军无比憎恨。长大后他才知道,1935年自己的舅姥爷被侵华日军抓到东宁要塞当劳工,后来不知下落。1945年,侵华日军又大肆修建第二道防线,舅舅和姥爷也被抓去当劳工。抗战胜利后,他的舅舅和姥爷虽然回来了,但繁重的劳动使得二人积劳成疾,不久就在病痛中去世了。当邻居韩大爷将家中的一个侵华日军头盔送给曹立明后,他想起了儿时听家里人讲述的这些事,通过对侵华日军罪行深入了解,决定走上收藏之路。从此,曹立明从“万元户”变成了“零积蓄”。他这样描述自己做这件事的意义:“和平多么宝贵,我们今天的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我要让更多孩子知道过往的苦难岁月,铭记历史。”  

千里搜集证物  途中为筹钱曾到饭店打工

33年来,曹立明为了搜集侵华日军罪证,经常奔波于穆棱、东宁、哈尔滨及全国各地。曾经有一位朋友告诉他福建有侵华日军证物,他就到福建去搜集。在这期间,他又到了漳州市、东山县、石马镇,搜集到了日军的防毒面具、军毯、军装、文件资料等一百余件。当时,他带去的两千元根本不够,但又舍不得放弃这些证物,就跑到当地一家饭店去打工,靠包东北饺子赚钱。最后,曹立明收完这些证物,又让家里给他寄了一千元路费才得以回家。返程时,因为要带很多证物,又没钱托运,他就把随身带的衣服都扔掉减重。

2000年,相关部门根据国家有关建馆的公益用地政策划拨了专项用地,曹立明自筹资金,在绥芬河天长山下建立起“和平纪念馆”。在建馆时,他特意写出了大大的条幅“为了孩子知道历史”,这是他对孩子的承诺,这是他对自己的承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会坚持下去。

建馆初期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最难的事就是资金问题。2003年因为生计和种菜的需要,家里花三千五百元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2005年,他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难得的证物,辗转求借无果,他一狠心将车卖了两千元,买下了侵华时期一位日本大学教授所著作的一本医书《微毒血清诊断学》,这为“国家一级文物731部队铅制血清瓶”提供了佐证。

女儿脸部被烧伤  无钱医治是他深深的遗憾

33年,在别人嘴里说出来或许也就是一个数字,在曹立明的生活里,是备尝心酸的无数个细节,有些细节甚至成为曹立明心中深深的愧疚和遗憾。

从1986年开始,曹立明四处去搜集侵华日军罪证,当时大部分时间是妻子一个人在穆棱老家务农、带孩子。妻子扣了大棚,养了十多头猪,每天辛苦而忙碌。1995年12月冬天,她和三岁的女儿住在用蜡烛照明的大棚里时,不慎发生火灾,女儿的脸被烧,曹立明的妻子借遍亲朋凑了一千元,才带女儿去了医院,最终因为无钱医治早早出院,让女儿脸上留下了明显的疤痕。

现在,孩子已经二十多岁了,是一个爱美的姑娘,可是因为脸上的疤痕,梳起了长长的刘海儿,力图将疤痕盖住。为此,曹立明无数次流下了愧疚的泪水,这是一个父亲心中难以抹去的痛和遗憾。好在女儿十分懂事,理解他、支持他。

后来,女儿上大学,不仅花钱十分节省,还勤工俭学为家里减轻负担,因为女儿知道,父亲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办公益展  被赞“中国农民了不起”

曹立明创办的“和平纪念馆”,从举办爱国主义公益性展览以来,参观人数近50万人次。国际友人参观后都盛赞“中国农民了不起”。

“和平纪念馆”还吸引了延安大学、河南大学、哈理工大学、福建中医药大学等多所高校学生来馆参观,并成为国内多所大学的爱国教育红色基地。

为让更多的人了解侵华日军的罪行,曹立明还对全国多家展馆进行了无偿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捐赠侵华日军遗留在黑龙江省绥芬河市的军马刷、马嚼子、啤酒瓶等九件文物;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慰安妇相关史料8件;给东北烈士纪念馆捐赠抗联战士用的绑腿、皮靰鞡、马灯、各种炮弹100余件;给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捐赠子弹夹、高射炮、子弹等文物;给南湖革命纪念馆捐赠抗联修械锛子灯10件……这些年,他累计向各纪念馆捐赠物品近300件,价值近10万元。

曹立明原本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多年来,由于参观纪念馆人数太多,曹立明把大多数时间投入到纪念馆中,已无法务农,妻子因多年劳累也是一身病,全家人的生活只能靠女儿微薄的收入来维持。曹立明说:“为了这段不能忘却的记忆,我已经习惯了大米饭泡酱油的生活。但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这些感受到国家强大带来的幸福,我就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