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安监狱副监狱长李洪奎:49岁的生命定格在工作岗位上 生前最后30小时……|龙头新闻全媒体

穿过云和烟 看大地温暖的浮现

你呼吸 已改变 停滞于某段流年

若你能听见 岁月的拨弦

依然能感觉 你从未消失过

一直在我身边

——《逝去的歌》

龙头新闻记者 丁燕

直到现在,很多与李洪奎生命有过交集的人,仍不愿相信,他已经走了……

2019年11月27日13时30分,因突发心脏疾病,黑龙江省北安监狱副监狱长李洪奎49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余温尚存的工作岗位上。

从警32年来,他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有的是奋战监管改造一线的日常和从严治警的决心;没有震耳发聩的豪言壮语,有的是朴实的情怀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他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监狱事业,带着对家人的眷恋和工作的牵挂,匆匆离去。

“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11月30日,李洪奎遗体告别仪式在北安殡仪馆举行,来自省内外的400余人顶着严寒,悼念逝者、寄托哀思。浓浓的战友情背后,是李洪奎用独特的人格魅力,绽放生命的光辉……

李洪奎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工作严谨细致 他是民警人心服口服的好领导

有人曾形容监狱民警这一职业是守着“火山口”,揣着“炸药包”,危险不言自明。北安监狱关押的大多是死缓、无期徒刑等重刑犯,服刑人员刑期长、思想波动大,改造难度大。面对身份复杂的服刑人员和特殊的工作环境,监狱民警的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2016年1月,李洪奎任北安监狱副监狱长,分管监管改造工作。 在复杂的监管环境前,他先从带队伍入手,抓实从严治警。“你们就看我怎么做的。我能做到,你们也行。”李洪奎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分管监狱改造期间,他自动屏蔽假期。每个带班日,他都会抽查各监区的夜查情况、翻阅民警查岗记录。

北安监狱狱侦科副科长林扬至今还记得,李洪奎多次教育民警,任何人在工作上不能踩法律红线,不能突破道德底线。在他的印象里,李洪奎这位爽朗的东北男人,只要遇到与工作有关的事儿,“眼里容不得沙子,特较真儿”。林扬记得,2018年监狱开展迎检工作,服刑人员的队伍离开场地后,留下少量纸屑,李洪奎当场严厉批评了相关负责民警。

李洪奎熟悉每个监区的监管民警,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有民警不堪工作重负,他三番五次与之谈心、减压。有民警上马履新,他会有些“絮叨”地“送一程”。姚铁峰11月下旬,成为北安监狱六监区监区长。11月26日,为了给姚铁峰在新工作岗位上打气,两人促膝长谈。“洪奎大哥是位好领导,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 回忆起李洪奎去世前一天与自己的谈话,姚铁峰不禁潸然泪下。

在很多北安监狱一线民警的心里,李洪奎总是冲在工作最前沿。他不仅是负责监狱工作的指挥官,也是身先士卒的执行官。在北安监狱援疆民警赵海鸥的印象里,李洪奎这个貌似粗犷的汉子,却有着严谨细致的办事态度。他说,李洪奎对民警要求特别严厉,“他安排的工作,民警必须完成。如果不能完成,要说明原因。遇到问题,他去解决。”

也正因以身作则、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让民警们对李洪奎心服口服。在他的精心管理下,三年来,北安监狱实现 “四无”工作目标。从警32年来,李洪奎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个人二等功1次,多次荣获省监狱管理局优秀工会干部、劳动模范、全省军警共建共育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监狱内最不羁的“野马” 因他走上自新之路

在工作中,李洪奎经常会对服刑人员进行询问和教导。针对北安监狱服刑人员的特点,他协调设置法援联络站,丰富监区文化建设、开展联合帮教等方式,不断改进教育改造手段。监狱内几个最为放荡不羁的“野马”,也慢慢地被驯服,并由此走上了自新之路。

服刑人员居某今年47岁,曾因抗拒改造、违规违纪等,转监三次、关禁闭40多次。父亲的病逝,让他出现较大的情绪波动。李洪奎了解情况后,与居某母亲取得联系,让她走进监区,共同对居某进行亲情帮教,用家的温暖捂化了他冰冷的心。 

令居某终身难忘的是,2017年夏天,他肾脏手术后需要服用药物,但狱内医院没有,李洪奎就申请为他进药。居某坦言,早些年他思想极端、仇视警察。但直到遇到李洪奎,让他改变了对警察的态度。他一直视李洪奎为恩人,当得知恩人去世的消息,居某泪如雨下。

就在11月27日李洪奎离世的当天上午,他还应约对于2名服刑人员进行了谈话教育,其中包括服刑人员薛某。那天是薛某父亲88岁的生日,为了让其安心改造,李洪奎破例让他与父亲进行亲情通话。“李狱长让我不要放弃,努力改造,争取早日减刑与父亲团聚。”回忆起谈话内容,薛某仿佛历历在目。

薛某因抢劫、杀人等被判入狱,经过六次转监后来到北安监狱。李洪奎分管监狱改造工作后,经常与薛某谈心。“他没有架子,对犯人呈现最温暖的一面。”在与李洪奎接触后,薛某打开尘封已久的心扉,逐步走上了正常的改造之路。李洪奎成为他心里最敬佩、最信赖的人。

记者了解到,在分管监狱改造工作期间,李洪奎共收到服刑人员家属送来的锦旗20余面,这是对他坚决不办人情事、关系案,最好的鞭策和奖励。在得知李洪奎牺牲的消息后,北安监狱的服刑人员都很悲痛,他们都说十分想念李洪奎,想念那个曾经像亲人一般呵护关爱过他们的好监狱长。

李洪奎生前工作照片

满满正能量 他是朋友眼里的“小太阳”

直到现在,李洪奎的很多同事和朋友还宁愿相信,他的骤然离世只是一场梦。

六三农场,曾是李洪奎事业起航的地方。王玉光是农场出名的“刺头”。得知李洪奎因公牺牲后,他异常惋惜地对人说:“李洪奎,是个好人!”

许德新与李洪奎有14年的交情,两人亦兄亦友。在他的印象里,李洪奎乐观、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甜的留给大家尝,有苦有累自己扛。在六三农场工作时,李洪奎的岳父出资为其购买一台代步车。可这台私家车,却成为分场百姓的“公车”。谁家有红白喜事、甚至退休职工半夜紧急送医,李洪奎都能开车随叫随到。许德新眼含热泪地说: “他是个领导、好大哥。只可惜,天不假年……”

在朋友们和同事们看来,李洪奎像是一个"开心果",“与他聊天十分钟,能逗笑你五六次。” “他总是那么乐观,从不向人展示自己的脆弱。2018年3月,李洪奎被确诊为心肌炎、心房颤动。夏季,他用一层层衣服掩盖着胸前的心电检测仪,尽量不让人看到。” “他尤如一个小太阳,温暖着身边同事朋友们的心房……”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李洪奎牺牲后,让与他生命有过交集的人,无不扼腕叹息。他们沉浸在悲痛之中,为失去一位好同事、好战友而感到万分痛心。

他的好友韩仲福写下《调寄江城子·悼洪奎》:冬日惊闻兄弟殇,心凄凉,泪满眶。奋战卅时,不负披戎装。殚精竭虑为坚守,真汉子,铁脊梁。战友列阵迎雪霜,泣千行,别儿郎。英魂永在,悲恸化力量,重整旗鼓再出发,戍高墙,保和祥。

李洪奎生前工作照片

不能兑现的旅行 “日子很苦,有你很甜……”

在家人的眼里,李洪奎走得太突然了,还有一些心愿没有完成。

结婚20多年来,他的三口之家,多是妻子张艳朋一个人在支撑。女儿两岁时,突发心肌炎住院,全是妻子一人忙前忙后。2006年妻子手术住院十天,李洪奎因在外地学习无法脱身。

爱是陪伴、缄默同行。年轻时,张艳朋羡慕朝朝暮暮的普通夫妻。她曾一度不解,“他心里是不是没有我,是不是没有这个家?”可作为一名警嫂,她深知,丈夫是个要脸儿、要强的人,他要尽十二分力,斯时斯地保持昂扬的姿态,把工作做到最极致。

这个小家在李洪奎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大概,他的行动是最好的答案。在家他总是变着花样,给妻女准备早餐。妻子生日当天,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到丈夫预定的鲜花。日子实苦,但李洪奎的这份深情浪漫,又让妻子觉得很甜……何意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其实,早在2017年10月,李洪奎就被确诊为心脏病。因未及时治疗,到2018年3月,李洪奎发展为心房颤动,这种疾病对身体危害极大。但为了工作,他仍没有选择在最佳时期住院修养。近一年多来,张艳朋发现丈夫因睡眠不足和压力大,导致严重脱发。心疼丈夫的她,只好把女儿拿出来做“挡箭牌”:“爱护身体,要挽着女儿走进婚礼殿堂……”

也许是童年父爱与母爱长期缺席,李洪奎对团圆格外珍视。几年来,他不止一次地与妻子女儿畅想,“等我有时间了,咱们仨在一起好好过个年。”

去年,李洪奎曾对自己的妹妹感慨道:“这些年,这个家多亏了你嫂子。等我闲下来,我带她去旅旅游,放松放松。”然而,这次失信的旅行,成了永远的遗憾……

“好好活着,是对父亲最好的告慰”

在李洪奎的影响下,2018年女儿李响跨专业考取了黑龙江大学法律专业研究生,成绩优异。他生前最惦记的,是女儿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成绩。日前,李响已顺利通过考试。只是,这份成绩单,再也无法送到父亲手里……

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11月24日,李洪奎在哈尔滨学习结束,陪女儿过了一个周末。因惦念父亲的心脏病,李响希望他次日能请一天假,去医院“挂个专家号”。李洪奎还是放不下工作,拒绝了女儿的好意。这也成为李响今生最大的遗憾。“如果当时我留父亲看病,可能他不会这么快就倒了……” 说话间,李响自责地掩面而泣。可惜,瀑布的水无法逆流而上,蒲公英种子也无法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李响记得,前几日,她来到父亲办公室整理遗物。下楼时,一位民警气喘吁吁地跑到她面前,问她是否是李洪奎的女儿。当得到肯定回答后,那名民警并没有介绍自己姓名,只说曾是李洪奎的防暴队队长。说话间,他郑重地向李响敬了一个礼。李响顿时湿润了眼眶,她感受到父亲的无上荣光。

于李响而言,父亲是骄傲、也是榜样。父亲走后的这些天,思念像蔓藤一样在她脑海里蔓延。她知道,父亲担负的太多了,太累了,要好好休息了。

如山搬的父亲倒下了,但他会是女儿心里永远的丰碑。李响说,她会好好照顾妈妈、好好学习和生活,才不辜负在这世上的每一天。这,也是对父亲最好的告慰……

李洪奎档案

李洪奎,男,汉族,1970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

1987年1 月在黑龙江省六三监狱参加工作,历任科员、副监区长、办公室主任。

2013年5月,任黑龙江省北安监狱党委委员、工会主席。

2016年1月,任北安监狱副监狱长,分管监管改造工作。

2019年10月28日,分管刑罚执行和劳动管理工作。

2019年11月27日13时30分,因突发心脏疾病,李洪奎倒在监管一线,享年49周岁。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