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人的血喷到我脸上” 他们是与艾滋病最近的人|龙头新闻全媒体

27日,身染艾滋病的C先生几乎陷入了“绝境,倒不是因为病情,而是因为他在受了外伤后,工作单位和家人都知道了他身染艾滋病的这一事实,工作丢了,家庭也即将解散,C先生陷入了深深的苦恼。

哈尔滨市传染病院八病区是专门治疗艾滋病的病房,该病区主任张铮表示,在病区经常可以看到与C先生相类似的情况,患者因为身染艾滋病的情况被发现而身陷尴尬。张主任表示:“艾滋病并没有想像中的可怕,我们就在这个病房上班,被艾滋病血喷在脸上过,在处置的时候被划破过手,我们是与艾滋病患者最近距离的人,但我在这个病房18年的时间,从没有哪个医护人员被感染。

她们每天洗手40多次

“只为不让患者交叉感染

在哈尔滨市传染病院八病区,当问及哪个医护在做什么,除了在为患者做处置之外,最多的回答是“在洗手。张主任指着正在处置的M护士说:“我们的小护士都是看上去脸很年轻,但是手却无一例外地有点粗糙,小M还不到30岁。

M护士在八病区工作数年了,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她一再表示不要说出自己的姓名,因为除了丈夫以外的家人都只知道她在这个医院,却不知道自己在艾滋病病区工作,因为让大家理解这份工作太难了。

M护士伸出自己的手,看上去的确比同年纪的女生粗一些。M护士遗憾地说,她们每天洗手都有四五十次,开始的时候为了防止手上皮肤粗糙,还会在兜里放一瓶护手霜,但是没坚持几天也就放弃了。“首先是太麻烦,其次也是太费,一天四五十次地用,一瓶也用不了一天。M护士说。

张主任演示了一次洗手,双手手指、手背、姆指等,每看过一次病人就要手部消毒一次,这一次下来大约需要两分钟左右。在整体看完所有的病人之后,还要进行一次彻底的洗手。

 “我们并不是为了自己,因为在双方皮肤不破溃流血的情况下,艾滋病病毒是不会传染的。张铮说,艾滋病是破坏人体免疫力的疾病,因此所有患者的免疫力都很低,在检查完前一个患者之后必须进行一次手部消毒,否则很有可能把他身上的病菌带给下一个患者。

“也可以说,我们的手从细白变得粗糙不是为了我们自己,是为了他们。M护士说。

心肺复苏是“黄金六分钟

“我‘赤膊上阵’被血喷在脸上

记者在病房看到,医生在为患者检查的时候全无嫌弃的表情和动作。张主任表示:“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手接触他的衣服怕什么?我还被他们的血喷在脸上过呢。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为艾滋病患者处置的时候,都需要穿防护服,有帽子、有面罩,这血是怎么喷在脸上的呢?医生介绍说,在八病区,都是病情严重的患者,因为病情发作而生命垂危。一年前一个患者因为心脏骤停而送院来抢救,人在心脏骤停后抢救时间有“黄金六分钟的说法,在超过六分钟后,脑细胞就会因为缺血而大量死亡。另一方面,穿好艾滋病处置防护服需要5分钟的时间,如果穿齐了防护服再进行抢救,患者可能就会死亡。即使是抢救过来,可能也会导致脑细胞大量死亡而损伤。

“快救人!随着张主任一声喊,大家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投入了抢救。医护人员表示,这种抢救无异于“赤膊上阵,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医生先为患者插管,保持患者呼吸。为了能看清气管,张主任只能俯下身来,尽可能贴近患者的脸。可是在插入气管的时候,会造成一些负损伤,患者完全失去意识,一口带着血和痰的分泌物从喉咙里喷了出来,直喷在了张主任脸上。当时张主任只带着一个口罩,脸上、口罩上都是血性分泌物。

事后,由于及时阻断预防,张主任安然无恙。

处置时患者挣扎  针扎在护士手上

“血流出来的时候我的脸都白了

艾滋病患者的体液都是有病毒颗粒的,以血液为最多,以唾液为最少。医生介绍,在每毫升艾滋病患者唾液中,通常只有一个病毒颗粒,这样是不足以传染的,这也就是和艾滋病人共餐不会被传染的道理。但是患者的排泄物就不一样了,尤其是他们在抢救后因为身体的损伤而出现血便和血尿的时候。

L护士也是一名年轻的护士,身材瘦小,在八病区工作了六年。在八病区住的二十多名艾滋病人都是重病患者,一些患者已经大小便失禁,护士要负责帮他们清理。为了能帮他们清理干净,L护士每次都扛起患者的腿,为患者清理排泄物。

“男患者的体重原本就大,扛一次已经很费劲了,如果处理多个患者,就感觉全身没有力气,手里也没准了。L护士对记者说,有一次,她在为患者处理过排泄物之后,为另一个患者打针,这个患者本能地一挣,针划在了L护士的手上,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艾滋病重患的血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在场的同事告诉我,当看到自己的皮肤破溃,血流出来的时候,我的脸都白了。

  “在病房常年工作,手在非工作时间被划伤是不鲜见的,但我们病房与其他房病不同,与患者的血接触是非常危险的,因此如果医护人员受外伤后,就不会再安排他们做处置。张铮主任说。

患者因外伤“暴露陷“绝境

“大家了解艾滋病时或不需要隐私

27日,记者在哈尔滨市传染病院八病区采访的时候,正赶上C先生被送到这里。C先生是一个艾滋病患者,因为怕被工作单位和家人嫌弃,他一直没有对同事和家人提及此事,只是尽可能地注意着自己的行为。“我应该有隐私权的。C先生说,尽管他心里明白,在自己拥有隐私权的同时,同事和家人也有知情权。

27日,C先生因下肢意外受伤而被送到医院,医生在为他检查之后告知他本人,是HIV病毒感染者,应该到专业医院去治疗。陪同他来医院的同事看到了“HIV,于是他患有艾滋病的消息被工作单位和家人全都知道了,公司领导为了安慰其他员工,当即表示会让C先生辞职,妻子也表示要和他离婚,C先生一下子陷入了窘境。

张主任介绍说,在我国发现第一例艾滋病病毒的时候,他的所有物品,包括床都被焚烧掉了,这是当年因为不了解而做出的决定。现在在病房中,患者的床单、物品,除了一些带血的床单需要经过特殊处理外,其他的都可以消毒处理后继续使用。因为艾滋病病毒是脆弱的病毒,在高温和阳光暴晒后就可以全部被杀死,没有传染的可能性。而且它传播的途径也只有通过血液、母婴遗传和性行为,没有其他的传染途径。

“因此在我们看来,它和高血压、糖尿病一样,只是一种与人体长期共存的慢性疾病,只要用药及时控制,不会危及生命。张铮说。

对于C先生突然陷入的窘境,张主任表示,艾滋病患者都在强调自己的隐私权。在病房的患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患者是自行来治疗的,有的家属并不知情。患者之所以会瞒着家属,更多的就是社会的不理解,他们担心一旦自己的病情被知晓之后就会被孤立。但是他们也在纠结,一方面是自己不希望孤立,另一方面他们也知道,身边的人也有知情权,他们也有保护自己的权利。

“也许要等全社会对艾滋病有足够了解时,隐私权才会变成无意义的,这需要更多的人去努力。张主任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