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嘱背后的人间冷暖|龙头新闻全媒体

不久前,“90后已经开始立遗嘱”的新闻冲上微博热搜,阅读量高达2亿。立遗嘱,这件影视剧中超级富豪和老年人才做的事情,如今正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而且日趋年轻化。

几页薄薄的A4纸,不仅详细罗列着财产分割,也有难以厘清的爱恨纠缠。日前,记者来到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和松北公证处,带你感受那些遗嘱背后的人间冷暖……

一页A4纸装不下所有感谢和叮咛

12日中午12点半,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刚刚送走一对老夫妻的公证员解谦,终于有空坐下来啃汉堡。

“办理遗嘱公证,一上午最多能办俩,每办完一个,感觉就像读了一本小说一样。”解谦慨叹道。三年多来,她已为冰城市民办理了近400件遗嘱公证。而这些温情遗嘱不再是冰冷的一页A4纸,而是表达情感的一封封长信,以及包含万千嘱托的一段段视频。

两年前,解谦曾经接待过一对长期居住在国外的老夫妇,他们想趁着回哈尔滨探亲办理遗嘱公证。她将拟好的一页A4纸大小的遗嘱书给老人看,老人有些迟疑,从包里拿出一份自己写的遗嘱,希望能把那三页纸的内容加进去。

在那份遗嘱书里,老人想要叶落归根,希望孩子能把他们的骨灰带回国,说了很多感谢子女、儿媳、女婿的话,并感谢孙子孙女们的陪伴,他们希望后事从简不要张扬,叮嘱孩子们一定要及时通知单位停发养老金……解谦回忆道,那份看上去有些“絮叨”的遗嘱,让她第一次意识到,有些东西无法一笔带过,“其实遗嘱最重要的价值不是东西怎么分,而是感情怎么传。”

哈尔滨松北公证处主任丁龙同样有此感慨。他曾为一对老夫妻办理遗嘱公证,男方是名退伍军人,老人对着镜头,留下了这样一段寄语:“孩子们,你们因为工作、家庭等原因定居在祖国各地,我为你们感到自豪,因为每年不管多忙,你们都会抽出时间回哈尔滨与我和你们的母亲团聚,让我们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爱,你们都是孝子孝女,都说‘爸妈在,家才在’,但我希望即使到了爸妈不在的那一天,你们几个兄弟姐妹也能常来常往,每年都可以聚在一起坐一坐、聊一聊,只要你们能够互助互爱、保持联系,这个家就会一直在……”

这些朴素的家常话,让丁龙很受触动,“公证,其实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冰冷和程序化,很多公证员愿意从感情上付出更多的精力,基于对人情世故的基本把握而做出必要的法律关怀。我们希望引导当事人不要让财富成为亲人反目的枷锁和束缚,而要让财富成为留给亲人最好的礼物和祝福”。

公证员解谦(左)

人性“B面”的心酸遗嘱公证就像“试金石”

采访中,丁龙和解谦频频提到了“试金石”一词。作遗嘱公证多年,他们既看到了人性温暖纯良的“A面”,也比常人更容易见识到复杂微妙的“B面”。

有人录像时,边哭边展示自己头上被打的伤口,解释为什么不把财产留给自己的孩子;有个老人终生未育,把养子养女抚养得出人头地,但她生病后变更了三次遗嘱,才从亲戚中找到愿意为她端药的人;有的老人子女不在身边,被保姆推着轮椅强迫来立遗嘱,可到单独录像环节,无论怎么问他都不说话;有个老大爷,要把财产留给后老伴的子女,原来再婚后,他亲生的孩子不来看他,住院时也不见人影,反而是继子女体贴入微;有的老人去世后,子女来处理遗产时吵闹不休,计较到非要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让解谦一直难以忘怀的,是一位重病缠身的老太太,她被女儿女婿带来做遗嘱公证,要将房产留给女儿。解谦跟老人单独谈话,询问老人是自愿来的吗,对方坦言:“在女儿家住着,不来不行啊。”

这位老人有多个儿女,其他几个孩子不愿意为她养老,曾为谁付医药费的问题对簿公堂。

见此情景,解谦建议老人在遗嘱中附加条件,继承财产的前提是为其养老送终。录像时,解谦以为老太太会先痛骂一番,数落子女们的不孝,没想到,她的第一句竟是:“我对不起孩子们……”这位老人早年离婚,独自把孩子们拉扯大,很自责没能给他们更好的成长环境。解谦和助理,陪着老太太一起哭成了泪人。

签下遗嘱书没几天,老人打来电话想去掉附加的条件。“按照规定,只要立遗嘱的人神志清楚,有行为能力,是可以随时更改的。”但解谦感觉到老人是受到了某种压力,等一家人再次来到公证处的时候,她跟老人的女儿单独聊了聊,劝道:“老人对你不是不信任,而是她之前打过官司,心里害怕,希望你们能多多理解老人。”而另外一边,老人也开始检讨年轻时对孩子们不够好。这对缺乏沟通的母女终于把多年的心结打开了,最后老人没有更改遗嘱。

90后婚前立遗嘱“万一我不在了,想把房子还给爸妈”

“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房子只有一套。”子女较多的家庭,往往容易因财产分配不均而产生纠纷,但丁龙曾遇到过一位特别善于调和家庭关系的老人,尽管他把财产留给了一个孩子,但他非常顾及其他人心里的感受。

这位老人的子女财务状况差异悬殊,几经衡量,他最终把财产全都留给了那个家庭负担最重的孩子。为了避免其他孩子心里不舒服,录像时老人先忆苦思甜,回忆了他和妻子当年一起打拼的艰辛经历,之后夸奖孩子们如何优秀、懂事,最后解释了财产分配的原因:“我爱你们每个人,我相信你们看到这份遗嘱的时候,一定会理解我,如果你们是我的话,一定也会做相同的决定……”

当然,立遗嘱并不只是大家族的“专利”。如今,越来越多的独生子女的父母也来做遗嘱公证,这通常被业内戏称为“防女婿/儿媳条款”,现在离婚率居高不下,他们想把房产留给自己的孩子,防止被外人分走。

也有一些“80后”“90后”,年纪轻轻来做遗嘱公证。一位30岁、工作压力较大的单身女孩来立遗嘱,理由是“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她想通过录像跟父母说点儿什么;一个90后空姐,名下有套房子,她觉得自己整天在天上飞,职业风险较大,打算结婚前立下遗嘱,“万一我不在了,可以把父母出资购买的房子还给他们……”

意定监护制度能否让单身和丁克老有所依?

丁克族、单身老人、孤寡老人如果突发疾病昏迷,急需动用名下财产付医药费抢救生命,谁能替老人作主?

这两年,意定监护制度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所谓意定监护,是指被监护人在意识清醒、行为能力健全的时候为自己事先选定信任的监护人,并将自己的人身照顾和财产管理等事宜全部或者部分委托给监护人,如果哪天自己丧失或者部分丧失行为能力,按照相关程序由事先指定的监护人按照老人的意愿处理监护事宜,保障老人的人身和财产权益。

这对独身老人和丁克家庭无疑是利好消息。丁龙曾经接待过一个无儿无女的老大爷,他唯一的亲人是弟弟,他很担心自己以后失能或者意识不清醒时无法处理财产并支付医药费,于是他征得弟弟的同意,来到公证处签订了意定监护协议,由弟弟帮助处理相关事务,照料晚年生活。如果有结余,将剩余财产遗赠给弟弟。

一个丁克家庭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一位大娘在老伴去世后,为养老问题发愁,来找丁龙咨询。她舍不得离开家,不愿意把价值数百万的房子卖掉去高端养老院,可万一以后生病了谁帮她跑前跑后?大娘有一个相交几十年的好友,好友的孩子对她非常好,经常帮她买药、买菜、交水电费等。她想把财产留给好友的孩子,结果老姐妹和孩子都坚决不同意,称愿意继续义务照顾她。但是大娘想到“如果以后重病住院或者失能,总不能花外人的钱治病吧?”为了保障自己的晚年生活,实现“我的生活我做主”,大娘和老姐妹的家人经过充分商量后,办理了意定监护协议公证,为自己安心养老吃上了“定心丸”……

“我们经常遇到,一些老年人动不了了,或者表达不清楚的时候,才急着要立公证遗嘱。有的甚至病重到只能点头和摇头,那样是无法办理遗嘱公证的。如果老年人想申办遗嘱公证,一定要趁着头脑清醒,有语言表达能力的时候及时申办。”解谦提醒道。 

丁龙在为市民作遗嘱公证

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