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后姑娘一人一车一帐篷 四个月骑行2.4万公里|龙头新闻全媒体

龙头新闻记者  周际娜

“老大,我有个梦想要实现。”今年5月末,北漂的85后大庆姑娘吕阳垚在离职申请表上写下了这样的离职理由。临走前,她把一个炫酷的摩托车头盔放在办公桌上留影,像是一种“交接”。尽管当时,几乎没有人相信她真的会去“环游中国”。

回黑龙江陪父亲过完60岁生日后,7月1日,吕阳垚从北京出发,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上路了。120多天以来,她骑行2.4万公里,途经北京、河北、辽宁、吉林、内蒙古、宁夏、甘肃、新疆、青海、四川、重庆等10多个省市自治区。

一辆摩托车,一顶帐篷,“旅伴”是在哈尔滨买的、陪伴十几年的、名叫“小黄”的玩具熊,一个黑龙江姑娘就这样踏过滚滚烟尘,栉风沐雨奔袭了数万里。4日,记者联系上了已经到达重庆的吕阳垚,听这位“独行侠”讲述她的骑行故事……

不爱红妆爱摩托

她骑着“哨兵”上路

凡是车轮碾过的地方,总会有人问同样的问题:“一个姑娘,大老远的,你到底图啥?”吕阳垚回答略显简约:“我不想让梦想等得太久。”

吕阳垚从2012年开始迷上了摩托车,但长途骑行的梦想一直被死死地压制在琐碎的现实里。跟大多数北漂一样,吕阳垚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每天好几个小时耗在挤公交、倒地铁上,从临近通州的住处到三环内的一家设计公司上班,长时间对着电脑作图,几乎压垮了她的颈椎和腰椎,也消磨了她的意志,“生活很无趣,感觉自己像个机器人”。

2018年年底,攒够路费后,做平面设计的吕阳垚决定要让生活变得“立体”,她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2019年夏天,骑摩托“环游中国”。她在地图上标出了一条红色的骑行线路:从北京出发,在京津冀兜一圈,天冷之前跑完东北,逛完内蒙古、新疆、甘肃,然后一路南下。

其实这个愿望,对吕阳垚而言有点儿奢侈,她不是富二代,也不是有钱人。生活中的她,非但不向往名牌包和高档化妆品,甚至节俭到了抠门的程度:牙缸是装花茶的塑料包装盒,一块洗脸巾用了三年多还没换。但她还是花两万多买了辆国产踏板车,加装了副油箱和射灯,还给新车取名为“哨兵”。

7月1日,吕阳垚载着户外装备、相机三脚架、换洗衣物,以及一只陪伴她多年的玩具熊出发了,出发前跟父母保证会每天报平安。 

白天骑行夜里睡帐篷

为安全常在派出所门口“扎营”

摩托车虽然很拉风,但在公路上,它似乎不是一个讨喜的交通工具。一些城市限摩,吕阳垚便事先做好了功课,绝不违规进市区,不追不抢,一切按章行驶。她爱摩托车骑行,但更爱生命与家人,她很清楚:“只有骑得安全,才能骑得久远。”

北京、唐山、北戴河、大连、丹东、牡丹江、鸡西、伊春、黑河、北极村、满洲里、乌兰浩特、呼和浩特、鄂尔多斯、银川、重庆……一路呼啸而过,吕阳垚很幸运,至今还没扎过车胎。

她一个人穿行在大兴安岭地区,路两旁是茂密的森林,300多公里荒无人烟,手机没有信号,这没有让她觉得恐慌,反而无比兴奋。

在省内,她经历的最大考验,是从黑河到十八站。那一天,全天大雨,加漠公路全程修路,连绵150公里泥泞不堪的土路,无论如何小心翼翼还是会倒车,“哨兵”身上多了一些划痕,好在她没怎么受伤。

她在旅途中走走停停,在漠河北极村差点儿被“汪星人盗走一只鞋,在内蒙古草原上与羊群“亲密接触”,在新疆农家院里吃超甜的葡萄,她还专程去宁夏的镇北堡影视城“打卡”,那里是她喜爱的电影《大话西游》的拍摄地……吕阳垚说,她很少去特别有名的景区,在她看来,路上的风景已经很美了,她更喜欢逛早市夜市,吃大排档,感受每一个地方的市井生活和烟火气息。

为了省钱也因为有洁癖,吕阳垚经常睡帐篷,每隔几天住一次旅馆,主要是为了洗澡。她跟记者聊起了扎营的注意事项:“为了安全,扎营不能太偏僻也不要太嘈杂,最好附近有摄像头,我常在派出所、小区保安亭旁边、服务区扎营。女生独自搭帐篷,帐篷门口要放一双男鞋,或者把自己的鞋子放在帐篷里,住帐篷的标配是防狼喷雾、电击手电,手机要能‘一键报警’,当然还要提前查好天气,看当天是否下雨……”

吕阳垚说自己很享受这种与大地同眠的感觉,“凌晨三点多,被附近的鸡鸭鸟狗羊牛叫醒,隔着帐篷的纱窗看太阳一点点升起,其实欲望少点儿,笑容就会多点儿,幸福真的很简单。”

曾被保安大爷催婚

一路最美的“风景”是热心人

旅途中,比起风景,更让吕阳垚感念的是一个个热心善良的人。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甚至是不同语言,那些短暂而又温暖的相遇,有时候让她舍不得转身离开。

在辽宁绥中县,她被保安大爷催婚:“你跟我闺女岁数差不多,她都有俩孩子了!”她忍不住苦笑:“万万没想到,躲过了爸妈,没躲过大爷。”在甘肃中卫市,她被一群热情的广场舞大妈团团围住,大家争着抢着邀请她去家里住;在鄂尔多斯,她人生中第一次住警察局,一位警花小姐姐没让她搭帐篷,把她请进了女警休息室;在双流镇政府的凉亭里,一位工作人员给她从食堂带出来5个鸡蛋和牛奶当早饭;在新疆,一个维吾尔族大哥临别前塞给她一袋从地里摘的柿子和黄瓜,让她路上吃;一对跑长途的年轻夫妻给她提供热水,跟她讲述“生活在路上”的奔波与艰辛……

一路上数不清的车主从她身旁开过,朝她竖大拇哥。有一回,一个警察开车半路把吕阳垚拦住,仔细地打量她的车,然后笑道:“其实,我也喜欢摩托车。”鄂尔多斯的警花雷姐跟她说:“见过你之后,骑摩托车旅行也成了我的梦想,等孩子高考结束后,我想约你一起去旅行……”有些善意,甚至未能谋面,只是吕阳垚记忆中的一个手势和一声喇叭。

10月,她在新疆五彩湾遇到平生最大的风,路的两侧是茫茫戈壁。每当有大货车驶过,必会扬起一阵黄沙。在一个上坡坡顶,一个货车司机把手伸出窗外,示意她前方安全可以超车,并把车向右侧靠去,给她留出足够安全的空间,她超车后鸣了一下喇叭并伸出拇指以表感谢,对方也轻鸣喇叭回应……

120多天,2.4万公里路,对吕阳垚而言,就像一个长长的梦,却又无比真实。眼下她正在重庆休整,接下来要去贵州和云南,感受少数民族风情,她的目标是环中国骑行5万公里。

“见过天和地,才能遇见最真实最勇敢的自己。”吕阳垚笃定地说。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