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缠身,他却坚守讲台!河池学院59岁博士与癌症搏斗2年后走了……
河池日报社新河池客户端 2019-09-29 18:47:55

他来自山西省沁县西汤乡的一个贫苦农家,凭借不断努力,获得理学博士学位。他舍弃各种高薪诱惑,毅然来到河池,扎根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教育20余载;  

他身患癌症,饱受病痛折磨,却不忍心告诉学生,也舍不得离开讲台,仍一如往常的坚持教学科研的第一线……    

王五生教授2012年在大化考察时留影。


他就是河池学院数学与统计学院教授王五生。今年9月15日清晨,他带着无限的遗憾 “ 走了 ”,永远离开了他钟爱的数学科研事业和三尺讲台,但是,他的敬业精神永驻师生心中。

从教30余载,

一片丹心献数学

王五生的追悼会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武维红仍然没有从丈夫去世的悲伤中缓过神来。坐在丈夫的书桌前,他生前用过的书本、草稿纸、钢笔依旧摆在原处。翻看着丈夫成堆的奖状、证书,抚摸着丈夫年轻时的照片,22年前,她带着年幼的儿子跟随丈夫从遥远的北方来到千里之外的西南小城工作的情景又历历在目。

1997年,王五生刚来河池学院时,一家三口在学校分配的住房里合影。


1960年10月,王五生出生于山西省沁县西汤乡西汤村一个农民家庭。1997年6月,他取得陕西师范大学理学硕士学位,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山西一所中学担任数学老师10余年。

1997年9月,王五生以河池学院数学系引进的第一位硕士的身份来到宜州,开始在河池学院的工作生涯。来到河池后,他克服人员不足、经费紧缺等重重困难,带头搞科研、教学,将数学系一步步发展壮大。

工作之余,他从未停止过学习的步伐。2004年他再次走上了求学之路,攻读博士学位。2007年6月他从四川大学博士毕业,获得理学博士学位。

2007年6月,王五生获得四川大学理学博士学位。


“他脑子里装的全都是数学,有好几次炒菜,炒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什么数学公式,就跑到书房里记下来,等回过神来,菜早就糊了!每次回老家,他都扛着一个编织袋,经常被当成农民工,其实里面装的全是书和学生的作业。”回忆起丈夫生前的种种细节,武维红感到好笑又心酸。

有一次,王五生的皮鞋破了一个洞,他却浑然不知,依旧穿着去上课、开会。最后还是儿子王珉发现的。妻子埋怨他只知道看书不顾体面,连忙去给他买了双新鞋。

王五生在做学术报告。


前几年,有一所广东高校想高薪聘请王五生去做教授,妻子有些心动,他却拒绝了:“河池学院的领导对我都很好,数统学院和学生们都需要我,我不能走。”

2008年2月至2013年7月,王五生任河池学院数学系系主任,2013年7月数学系更名为数学与统计学院,王五生任首任院长直至2017年12月病重卸任。

王五生去世后,他的妻子和儿子在他的书房里望着满屋子的奖状和荣誉证书。


2016年1月,王五生被推选为广西高等教育学会数学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同时兼任桂林电子科技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

他有一个心愿,希望能在河池学院设置数学硕士研究生培养点,并为之不断努力。

2017年9月,像头老黄牛一样兢兢业业耕耘在数学领域三十载的王五生病倒了,但是他仍一边与病魔作斗争,一边坚守科研教学一线。

王五生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


今年9月10日教师节,河池学院举行教师节表彰大会,王五生被授予“教学名师”光荣称号。而那时,他再也不能来到现场接受表彰了,只能躺在病床上与病魔做最后的抗争。       

学院党委决定第一时间将荣誉送到王五生手中。教师节当天上午10时,躺在病床上的他,接过了河池学院党委副书记韦仕珍颁发的从教30年荣誉证书和2019年教学名师奖。因药物治疗,那时他已经不能讲话了。王五生双手紧紧抱住证书,躺在病床上用他仅有的力气不住地点头,眼睛里含着泪。

带病勇攀数学高峰

科研硕果累累 

2017年9月的一天晚上,王五生在吃饭时感觉吞咽有些困难,于是第二天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患了食道癌。

即使重病在身,他依然奋战在科研一线。在王五生的书房里,放着一个氧气罐,以方便他随时插着氧气管伏在案前做学术研究。在患病期间,他还申报并获得2019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立项。     

2018年,王五生教授(右一)带病和罗日才院长(中)到贵州参加中国数学协会年会。


今年8月初,王五生癌症复发,有一天突然昏迷不醒晕倒在地,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进行抢救。当他醒来后已经不能说话,因为喉咙里插了呼吸气管。于是他向医生挥手示意要写字,在纸上写下“我要见罗日才院长”几个字。

在下午探视时间,数学与统计学院院长罗日才去看望了王五生。王五生强撑病体,用颤抖的手在纸上歪歪斜斜地写下了“基金”“想说话”等词语。看到字条,罗日才很快明白了王教授的意思,原来他最放心不下的,是今年准备到期但尚未结题的国家和广西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王五生教授生前(右六)与学生的最后一次合影。


罗日才握着王五生的手,告诉他说:“王教授,请放心,国家自科项目结题相关后续工作我已做好,你要安心养好身体。”王五生艰难地点点头,眼角慢慢淌出一行泪水。在此之前,为了这些基金项目的研究,王五生已经废寝忘食,带病做研究1年多。

截至2019年8月,王五生主持了三项广西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研究,总共发表科学研究论文178篇,其中外文三大检索收录论文近90篇,属于中科院SCI期刊2区以上的TOP期刊论文有5篇,中文核心期刊论文40多篇。即使是在患病期间,他依然笔耕不辍,患癌两年共发表了30篇学术论文,有近20篇是中文核心期刊的。

王五生教授论文获奖证书。


他撰写的《A Generalized Sum-Difference Inequality and Applicationsto  PartialDifference Equations不等式及其在偏微分方程中的应用》荣获2008年度广西自然科学优秀论文特等奖,《一类非连续函数积分不等式中未知函数的估计及其应用》获2010年广西自然科学优秀论文一等奖。从2000年以来,他撰写的科研论文几乎每年都荣获广西一等奖或特等奖。2012年参与的《民族地区新建院校构建基于第二课堂的应用型人才培养实践平台的研究与实践》教改项目,获得自治区级教学成果一等奖。他还曾多次指导学生参加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荣获二三等奖。

王五生(右二)和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合影。


他的研究工作,突破了非单调性和多积分项对积分不等式估计的制约,这两方面的突破产生了一系列创新性成果,为微分方程定性理论和稳定性理论贡献了新的思想、概念和方法,推动了学科发展。

辛勤耕耘,

拖着重病之躯坚守教学一线

 被确诊患癌后,王五生没有放弃自己的教学工作。在接受2个月的治疗后,他不顾学校领导、同事及亲友的劝阻,坚持出院回校上课。

他上的课程主要有数学分析、数学模型、常微方程等。

因为课程比较深奥,知识点多,他担心同学们听不懂,总是把板书写得很细。同学们留意到,王教授瘦削的手上还带着置留针,身体相比之前,瘦了一大圈。

王五生带病给学生上课。


王五生为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同学们都亲切地称他为“五阿哥”。每次上课,他总是提前到教室,坐在讲台前,笑呵呵地等待同学们的到来。  

下课后,王五生也没有急着离开教室,而是经常坐在讲台旁,等着同学们来提问:“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不要觉得麻烦我。”     

“听了王教授的课,我发现自己爱上了数学。希望将来能从事和数学研究相关的工作,就像王教授那样。”回忆起王教授上课时的点点滴滴,学生刘芳芳不禁潸然泪下。

王五生带病给学生上课,板书写满了黑板。


由于癌细胞扩散,王五生加大了化疗频率,身体也越发虚弱,患癌1年多时,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为了让同学们听清上课内容,他不得不带着扩音器讲课。

后来在指导学生写科研论文时,他的喉部肿瘤增大,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于是他就用文字代替语言,手把手地指导学生完成论文。

王五生带病为学生上课。


学生会主席蓝梦婷发现,上学期末从不戴帽子的王教授开始戴着帽子上课,原来是为了遮住因化疗掉光的头发。

住院期间,他仍然惦记着自己的教学工作。“等我病好了,下学期再给我安排一门课程,教授不上课不好!”躺在病榻上的王五生嘱咐罗日才院长。他的夫人武维红心疼地说:“等你好了再说,等你过了这关再说上课的事。”

中秋节后辞世

师生列队寄哀思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2019年9月15日,在宜州区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近1个月的王五生还是没能躲过死神的召唤,于早上8时50分去世,享年59岁。

今年教师节,河池学院党委副书记韦仕珍到医院为王五生教授颁发从教30年、教学名师荣誉证书。


消息传回学校,师生们都很悲痛,一些老师当时就哭了。数统学院团委书记罗曼说,王教授不仅对学生好,对老师们也很关心,就像父亲一样。同学们纷纷在朋友圈里发文悼念。

9月16日,在王五生追悼会上,本来只能容纳200多人的大厅却挤进来300多人,现场哭声一片。许多外地的学生也赶来送王教授最后一程。李清连和倪思娅,他的两位已毕业的学生,目前都在鹿寨中学任数学老师,听闻王教授病逝,她们连夜调班,赶早班车来看王教授最后一面。 

王五生身患癌症晚期,仍坚持做科研。


追悼会当天,广西数学学会也发来了唁电,痛惜广西数学界损失了一位才华横溢的英才。      

河池学院校长郎耀秀说:“王五生教授的去世,不仅对我们河池学院的数学系,乃至整个广西数学界,都是一个重大损失,他对数学科研的执著和对教学的热情特别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全体师生将传承和发扬他刻苦钻研、永不放弃的学术精神,努力把接下来的工作做好。”

(作者:河池日报社融媒体报记者 冯敏桂 通讯员 黄必辉 韦文韬 编辑:韦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