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出小区只能刷脸?》后续|“刷脸小区”试点 试错了应改|龙头新闻全媒体

近日,哈尔滨市南岗区和道外区启动“智慧社区技防系统”试点,打造“刷脸智慧小区”。道外区在8个小区安装了116个门禁,采取面部识别门禁方式出入小区。11月18日黑龙江日报以《进出小区只能刷脸?居民要求有更多选择》为题报道了居民对人脸识别系统生物信息安全的担心,以及希望有两种以上门禁方式的诉求。20日雪后,一些读者反映,气温下降后小区人脸识别系统出现问题,有的反应迟缓,有的失去作用。

系统已经启用 进出刷脸不灵

11月26日,记者前往哈尔滨市太古商圈查看刷脸进小区的实际使用情况。在祥泰花园的几个出入口,记者看到,虽然视频摄像头已经启用,但小区的几个出入口都是敞开式的,有的还把小区大门打开,并没有真正使用刷脸系统。

有的居民为了方便出入,用雪或者用绳将人行通道门固定住,让人行通道可以长时间开放。一位居民从太古街出口外出时,特意把积雪都清走,将通道门关上,电子闸将门锁死。随后4位居民出入,站在摄像头前几次变换位置,刷脸系统没有任何反应,几个人无奈地绕行去小区的其他出口。

居民孙女士说:“本来以为刷脸挺方便挺安全的,但是现在小区还是大敞四开,什么人都能进,而且这个刷脸系统灯是亮着的,可人没法正常用。”居民王先生说,这个门临近太古街坐公交特别方便,现在关上了打不开。连一个电话都没写,这要是谁把小区几个出入口的门都关死了,居民出门还是个问题呢。他不反对使用先进设备,但不应该仓促启用。记者在周边几个小区走访时发现,多数小区的摄像头的指示灯已经亮了,但小区还都处于开放状态。

摄/记者 苏强

只有刷脸可进出 出现意外咋应急

太古小区居民刘颖对只能刷脸进出有些排斥,她说:“之前没有人征求过我们的意见,等于是直接就用刷脸系统了,而且还没有其他开门的方式。前几天我们一个邻居因为路滑在院子里摔倒了,周围商铺四五个人看到给送的医院,如果要刷脸,大家就被隔离在门外了,你说有点儿什么事要进门得多着急。”

另外,还有几位居民对安全依然担心,他们说只是到社区把脸录入了,但至今也不知道信息到底储存在哪里?哪里负责管理?如果遇到问题应该找谁。更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安全隐患。他们认为在行人出入口应该有明确的公示牌,张贴技术单位、管理单位的名称和联系方式,“谁要真有啥急事,走到这儿发现门锁着打不开,还不知道找谁,多闹心!不能安个摄像头一通电就不管了,最起码应该有两种以上的开门方法作为应急备用。这样对于居民来说才真是方便。”

北兴教育园刷脸+刷卡 尊重居民选择获认可

在北兴教育园小区,记者看到刷脸门禁已经启用,几位居民站在距离门口大约两三米的地方,摄像头就开始启动并发出语音提示,门禁会自动打开。如果没有完成识别系统会进行语音提示,要求居民对准位置再次尝试。而在门禁的左侧,还有一个刷卡可以通过的识别装置,用门禁卡也可以正常通行。在此居住的某学校孙老师说,既然已经开始投用,作为居民应该尽量配合,但他比较认可既能人脸识别也可以用门禁卡的方式。“我觉得,小区是否安全主要在管理,人脸是按照实际居住录入的,门禁卡也要按照实际居住录入,那么外人就没有机会进小区,冬天特别冷,出门捂得严实,在门前还要把围脖口罩都拿下来刷脸,真是不方便,所以我觉得管理应该更加人性化。”

问题屡屡发生 解决方案受限

26日,针对一些小区出现的问题,记者拨通了靖宇街道办的公开电话。工作人员称,如果小区人脸识别系统出现问题,可由小区所在社区向标段施工单位提出申请,由其派人进行检查和维修。“有些居民素质不好,破坏人脸识别设施。”她说,街道办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已经到各小区去走访了。记者询问,如何申请在使用刷脸功能外,利用卡扣进入小区?她回答:“居民们如果对使用刷脸系统有疑问,要求有更多的进出方式,如果形成多数,可由居民代表、社区、施工方等召开协商会,看看问题如何解决。” 同日,记者也拨打了东莱街道办的公开电话,工作人员则称并不了解相关事宜,普通居民要经过社区逐层反映问题。

记者调查了解到,哈尔滨市此次“刷脸小区”试点,分布在南岗区和道外区临街单元和500户以下庭院。一场大雪过后,已经安装使用刷脸设施的小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居民投诉不断增多。一些街道办负责人,将信息向上反馈,得到的答复是:刷脸系统是科技安保方式,如果采用了其他进入途径,就失去了它的意义。比如允许居民利用卡扣进入小区,小区大门就会和以前一样“失守”,防疫、防止闲杂人等进入的功能就不能落实。

试用可以多选 试点咋就不行

刘先生家住平房区东安名苑小区,他说去年该小区就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回家只要刷脸就能进门,但刷卡也能进出。“之前小区不是封闭化管理,大门对外敞开,什么人都能进入,环境相对较乱,现在好多了。”

记者了解到,平房区刷脸打造“智慧小区”与南岗区和道外区并不同步,平房区是政府和物业公司共建模式,由物业公司出资负责小区内高清探头建设,由区财政出资安装小区出入口卡口人脸识别高清探头、车牌识别高清探头、RFID射频(识别电动车),并负责后台建设。“平房区事先征得居民同意,试用期间进出管理方式也因居民建议而增加,因此赢得了居民的理解和支持,主城区的安装试点咋就不行?”刘先生父母家住南岗区,老人遭遇的问题让他不解。

竟是强指强派 街道办压力大

其实,早在哈尔滨市确定在南岗区和道外区安装刷脸系统试点之初,不少区域的街道办负责人就提出过疑问。除了全国范围内“泄露个人隐私”争执舆情外,焦点主要还有三个:一是北方天气寒冷,是否适合在室外使用该系统,并没有得到验证;二是政府推广试点,但监管落实的并非公安局和科技局,而是民政系统通过街道办和社区强压,没有严密的责任划分,谁能保障不出事、出了事谁负责,都是未知;三是施工由云崇、科达两个公司负责,对这两家公司的背景、资质、技术等情况并不了解,他们说是免费安装,但要求小区的网络连线、电线位置、电压情况,都要符合他们的要求,这里面的困难就大了。

以道外区为例,原来要打造“大东莱刷脸群”,包括了6个街道办辖区的所有临街单元和500户以下庭院,但最后是全区推广。一个街道办按两个公司要求“收拾完线路、电压设备”,普普通通也要搭上个二十几万,实在是让人烦恼。而一场雪后出现的问题,更是让人无力处理,只能拖延和“协调”。道外区有二十多个街道办,如果每个街道办都为此搭进去这么多钱,整体区级财政就要多支出五六百万元。

网友热议刷脸:应征求民意 给更多选择

此前《我的脸我能做主吗?哈尔滨试点刷脸进小区居民有话说!》报道刊发后,引起了网友热议,在微信端、第三方平台阅读量超过了10万+,有数百名网友留言参与讨论。

网友可心表示,高科技是双刃剑,在配套安全系统与相关追责法律不完善的前提下,不能强行推进,还是应该有不同的方式,多措并举。网友WM则建议,可以先进行试点,看看效果,多听群众的想法和建议,要考虑大部分人的要求,也要考虑到少部分人的顾虑,科技进步目的是服务百姓。网友霹雳苍穹说:“太古小区是没有电梯的9层楼,之前外卖和快递都能送到家门口,刷脸系统启用以后,居民要来回上下楼,非常不方便。”

网友晴天也有类似观点,她在留言中说:人脸识别还没有到无懈可击的智能程度,很多人脸识别都有漏洞,识别错误、AI替身换脸等,而且储存终端万一被不法之徒滥用,后果相当危险,希望小区门禁不止这种方式,可以指纹识别刷卡识别。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