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追查3天还被指划车男孩清白:只有用内心的光, 才能“看见”身边的人|龙头新闻全媒体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 静伟

新闻人柴静刚入职时,前辈陈虻问她:“如果你来做新闻,你关心什么?”柴静回答:“我关心新闻当中的人。”可如今,面对网上铺天盖地的新闻、层出不穷的热点,很多人看到了热闹、争论着是非、宣泄着情绪,但却很少有人,也包括媒体,关心和在意到新闻中那些活生生的人,和这些人背后,有多少悲欣,有多少委屈。就像是一群看戏的看客,笑骂之后,哄然散场。

很多时候,我们其实都是在一个又一个的社会新闻中盲人摸象,自以为看到的是真实,自以为代表的是正义,甚至自以为是在关心新闻中的人和事,但其实,我们在意的,不过是自己的情绪和感觉。甚至我们不会觉得,那些新闻中的事,有一天可能也会落到我们头上。

大概一个月前,我就看到了这样一个社会新闻,当时也真就是当一个社会新闻来看,因为知道,这样的新闻很快就会湮没在信息的汪洋中,很快就会被大多数人遗忘。说的是重庆一个10岁男孩,被人指称刮花了一辆奥迪车,摄像头也显示这个男孩曾经在车周围晃悠,且有触摸车身的动作,其父亲也对车主做出了赔偿。但民警却细心地察觉出孩子的委屈,在电脑前蹲守三天,调看了40个G的录像,终于还了男孩一个清白。

看新闻时我就在想,幸好这个男孩遇到的是这个民警,否则,这个新闻乃至这个男孩的命运,可能就是另一种走向了。当时对男孩的父亲也很有印象,感觉是一个很有素质也很有责任感的男人,他不像有些当事人那样百般抵赖,也没有因此苛责孩子:“如果孩子做了错事,应该由我们家长承担责任,在孩子有安全感的情况下进行教育;如果孩子没有做错事,在这种场合,我也不能用‘闹’的方式解决,这样会给孩子留下错误的印象,以为解决问题就是靠闹。想到这里,我决定尽快让家人带孩子离开,我一个人留下来和车主先行协商解决,回家后再和孩子进行心与心的沟通。”

没想到,一个月后,我在《人物》杂志上看到了对这个新闻的重新叙事:《一个孩子的清白为何如此重要?》。把一个小小的社会新闻,给做成了深度报道,而且不是像某些套路化的所谓“正能量”宣传,做成了一个民警的好人好事。而是静水深流般地,再现和还原了涉事三人当时的情境和心路,让我们从中看到了一个有着自己内心世界又蒙受委屈的孩子,看到了一个懂得与孩子平等交流也能够理性处事的父亲,更看到了一个较真敬业的老派出所民警,对一个孩子的清白与委屈的在意与负责……

对于这起事件,很多人只是看到了一个新闻,而《人物》的这篇报道,却是让我们在新闻中看到了人。这让我忽然想到了日本导演是枝裕和说的:“我不喜欢主人公克服弱点、守护家人并拯救世界这样的情节,更想描述没有英雄、只有平凡人生活的、有点儿肮脏的世界忽然变得美好的瞬间。”

新闻中的三个人,在我看来,都是内心柔软且丰富的人,或者说,他们都是内心有光的人。尤其是民警邹兴华,既然当事人已经认可并做出赔偿,他完全可以例行公事交差大吉,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锲而不舍地追查下去:“看到孩子委屈烦躁的眼神,辩解无力后异样的沉默,心里突然有个地方软了下去。我有种预感:真相可能在别处。”

这“心里一软”,是对他人的共情,也是对他人的负责。我们都知道,很多人在某一职业中干久了,往往会变得麻木冷漠,甚至铁石心肠,对于工作中遇到的人和事,或例行公事,或敷衍了事,甚至雪上加霜。因为他们只是把这工作当成差事,而邹兴华不同的是,他是把人当人,哪怕对方是个孩子。可能在有些民警看来,这就是千头万绪的工作中的一件小事,但这件小事,对于那个孩子来说,却是大事,甚至有可能影响一生。

孩子的父亲虽然做出了赔偿,但也没有盲目地怪罪孩子,也是察觉出了孩子的委屈,继续不懈地寻找线索。他们都没有因为孩子是个孩子,就忽略或牺牲掉他该拥有的名誉、尊严和真相。

一个孩子的清白为何如此重要?因为它会让我们看到,这个世界是温暖还是寒冷,是阴暗还是美好。

正如一位作家所说:“世间有千种人,万般事,百样情,各有面目与分量。你如何对待?又怎样处置?这或许是最能显露一个人的心肠。”只有用内心的光,才能“看见”身边的人,才会懂得,那些“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