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专业点儿走远点儿|长春+全媒体平台

今年,“一切皆云”成了人们生活新常态,更使直播带货迎来新风口。7月,国家发布第三批新职业,电商主播们有了正式的职业称谓——直播销售员。越来越多有志于从事电商领域的人们,纷纷跻身直播带货行列,渴望借助“东风”掘金市场。然而,当带货主播人数呈现井喷之势,不禁引发现实思考:如何才能让直播带货这一新兴行业走得更远?

菜鸟计划直播训练营上,怀揣直播带货梦想的学员们接受表演培训。

19日,记者来到吉林省广告产业园青年力量创意商学院,这里正在进行2020第三届长春国际创客节暨直播创业系列交流大会菜鸟计划直播训练营。106位年龄区间在18岁至53岁的“菜鸟”,经过直播理论、表演艺术、直播实训等培训,渴望向专业化“产品形象代言人”转型。

从人社部门到培训机构,再到众多学员,人们的目标很一致——让直播带货专业点儿走远点儿。

培训受益 “菜鸟”渐渐找到感觉

吉林森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产品销售人员马振才今年53岁,是个典型的直播“菜鸟”,但他有一个其他人都不具备的优势,对公司旗下众多产品了如指掌。在直播间里,这位名叫“森林守护者”的主播讲起矿泉水和人参面膜的优点来,很有说服力。这次,公司先选派了6位员工来参加培训,马振才是最年长的,以往习惯了传统销售模式的他,第一回当主播,最难之处便在于不会“表演”。“培训开了表演课,以前没这样释放过天性,一开始还真放不下面子。”老马说,太要面子可真不行,自己前一天直播时只有10位粉丝,没流量就销售不出产品。培训老师还鼓励他,他的年龄恰恰是优势,能给人以信赖感,这才让他渐渐找到了与粉丝唠家常的感觉。“公司很重视直播带货这个新领域,我们回去就准备开直播销售自有产品了。”

学员在菜鸟计划直播训练营上进入直播间展开实操培训。

在菜鸟计划直播训练营里,像马振才这样需要找准定位的人还有许多。吉林省广告产业园区培训板块运营经理徐思阳告诉记者,训练营在邀请两位具备国家电商直播导师资格证的理论课老师授课之外,还增设了表演艺术、电商营销发展规划、广告营销等课程,“做主播不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项事业,需要有商业化思维,知道自己适合哪种品类的产品,还需要定位自己的受众群体,这样才能事半功倍。”徐思阳认为,虽然直播带货不设门槛,但当达到饱和状态后,只有那些具备综合素质的优秀从业者才能避免昙花一现。

打破瓶颈 带货链条需全方位人才

在不久前的“双十一”,“90后”带货主播王元辰一天的销售额就突破3万元。今年5月才正式迈入直播带货行列的她,从当初一周卖不出20个订单,到如今平均每天每一直播场次销售近百单,这半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经过专业培训,我懂得了直播带货要有主播的人设定位,得有团队帮助挑选产品,还得拥有强大的售后能力。”王元辰告诉记者,虽然自己目前仅有近6万名粉丝,但随着直播专业素养的提升和幕后团队的建立,她的受众群体已渐渐呈现出垂直化、忠实化等优势。不仅如此,她还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们一起创办了直播工作室,抱团取暖正让这群年轻人在差异带货的同时实现资源共享。

对此,吉林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赵新宇认为,新职业的出现,恰恰折射出电商直播带货行业爆发式增长带来的人才紧缺。而直播带货行业看似缺的是带货主播个体,实则更缺少策划文案、直播运营等人才。“只有为直播带货整个链条培养团队人才,才能成为助其获得新动力的突破口”。

监管到位 流量持续转化成销量

今年“三十而立”的张健,去年从杭州回长创办了吉林省有渔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如今正在尝试从软件开发等业务向直播带货转型。“东北特产多,但懂得新型营销方式的人却不多,我想通过学习如何做一名合格电商,帮助农户把好产品推销到全国的大市场。”在杭州就曾接触过电商业务,这让张健看到了随着5G网络的普及完善,以及AR、VR技术的逐渐成熟,直播带货正拥有更多可能性。他认为,要想让带货主播、品牌商家和电商平台之间形成合力,还需依靠加强监督和平台管理。

对于张健的观点,长春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老师、经济学博士王明昊很是认同。他认为,目前直播带货这一群体鱼目混珠,造成了透支信用、欺瞒顾客和数据造假等乱象。要想扶稳直播电商的行业生态,除行业监管部门要加强监管和治理之外,带货主播从业群体更应加强自身职业素质,提升专业能力,联手推动直播带货行业健康发展,越走越远。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