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老人如何追上“智能时代”?|长春+全媒体平台

出示健康码、网上买火车票、线上预约挂号……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扫码交易、线上服务给年轻人带来了更为便捷的生活,却难住了不少老年人。那么,在这个技术日新月异的“智能时代”,我市老年人是否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扰,社会又为这些“时代的追赶者”提供了哪些服务与帮助,专家学者又有何意见和建议?日前,记者带着上述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和走访。


华为客户服务中心公平路店工作人员向客户推介、赠送《送给咱爸妈的手机使用指南》。


智能扫码难住不少老年人

健康码作为数字化个人健康身份证明或者信息访问入口,在疫情防控期间起到了安全阀和助推器的作用,然而智能手机上的一些“常规操作”,却成了不少老人眼中“无字天书”,让他们感觉力不从心。


“我用的是老人机,不能上网,没有微信、支付宝啥的,也出示不了吉祥码。”今年70岁的刘淑萍家住经开区,过去经常乘坐地铁或公交车,往返于儿子与女儿家,帮忙照顾两家的孩子,偶尔觉得身体不适,就自己去医院做检查。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她就很少去公共场所了,因为多数地方都要求出示吉祥码。“去医院看病就更打怵了,我不会网上挂号,又没有吉祥码,更不会用二维码取报告单,还得让儿女帮着挂号、陪着去看。” 刘淑萍说。


感觉落后于“智能时代”的老年人,还不止刘淑萍一人。今年68岁的郑玉敏,家住五环高尔夫小区,4年前就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在儿女的多次帮助下,也只学会了手机拍照和接打电话,但要网络预约挂号或者网购火车票,还得求助于子女帮忙。68岁的张珣家住西城国际公馆小区,多次让儿女教她使用智能手机,但是因为自己岁数大了,经常是刚学会转身又忘记了。


在图书馆、展览馆等公共场所,要求市民出示吉祥码方可进入,有利于精准防控疫情,保护群众健康,却让一些不能或不会出示吉祥码的老人望而却步;在各大医院,预约挂号有助于就医问诊秩序井然,而一筹莫展的老人不得不站在挂号机前寻求导医帮助;在餐厅,扫码点餐、移动支付方便又卫生,却令一些还在使用老年机的人无所适从……对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来说,看似微不足道的生活细节,却构成一道道“数字鸿沟”,给日常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中海社区工作人员一对一指导辖区中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


助推老人追赶“智能时代”

随着老龄化社会来临,如何让老年人群体便利地享受公共服务,让不会上网的人群被互联网社会所接纳,越来越成为需要解决的问题。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市众多社区和部门,从关心老年人出发,推出了许多措施,助推老年人追赶“智能时代”。


“这个培训班搞的好,短短一个多小时,我就基本学会使用智能手机了。”日前,绿园区铁西街道青浦社区举办“智能手机培训班”,辖区60余位老人齐聚一堂,集体学习“玩手机”。培训班上,在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吉林有限公司长春分公司志愿者的耐心讲解下,家住生物小区的66岁居民李明不仅学会了下载微信、出示吉祥码、微信支付,还学会了网上预约挂号、网络购物等。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除了在社区集中开班培训外,青浦社区还在社区服务大厅设立“智能手机服务平台”,指派专人随时指导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并引导网格员上门走访时,对有需求的老人进行“一对一”培训。在中海社区,也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为辖区老人提供面对面、“一对一”的智能手机培训指导服务。


除了距离老人最近的子女和社区工作人员外,吉林省及长春市的一些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也积极行动起来,纷纷推出一些“适老化”的服务。吉林省政务服务和数字化建设管理局组织研发的“吉祥码”新增了“家人代办”功能;我市各地铁站在安检处摆放了乘客信息登记台,不能出示吉祥码的人,也可通过登记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再让工作人员测温之后进站乘车;长春市社会保险服务中心也为老年人开辟“绿色通道”:没有或不能出示吉祥码的老年人,可持本人身份证进入办事大厅;华为客户服务中心的导引员在门口随时为客户提供软件下载、垃圾清理等服务,节省了客户排队咨询的时间,并向有需求的客户赠送大字号版本的《送给咱爸妈的手机使用指南》,教老年人快速学习智能手机的使用方法,其中包括手机拍照、设置闹钟、链接WiFi、下载软件、微信付款等。


地铁站为不能出示吉祥码或无智能手机者开辟的“绿色通道”。


“智能服务”要考虑老年人的需求

“关心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并非小题大做,而是日益困扰老人、家庭乃至社会的真问题。”东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部社会学学院院长刘迟介绍,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04亿,其中6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占比最少,为6.7%。而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数量达到17603万人,占总人口比重达到12.6%。这说明还有很多老年人尚未融入丰富多元的互联网世界,更谈不上享受 “智能服务”带来的便利。


刘迟表示,如果说传统的教育模式是从父母一代到子女一代的知识传递,那么在眼下的信息化社会,面对老年人的“数字困境”,则需要年轻一代来帮助我们的长辈,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共享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的成果。比如,在浙江嘉兴图书馆,有一门叫做“手机培训”的课程,教授老年人如何开关机、怎么联网、怎样使用相机等。过去1年,8名馆员共组织159场讲座,吸引上万人次的60岁到89岁老人参与。“这既是一堂关于生活的课程,也体现了信息化时代的人文关怀。”刘迟说。


刘迟建议,随着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剧,我们要更加重视并尽快构建起更具包容性的“智慧老龄社会”。首先,在公共政策制定和公共服务方面,要考虑到老年人的身心特点,设置各类适老化服务设施,配备专业人员或者志愿者为老年人出行办事提供协助型服务。其次,在科技产品设计方面,也应该结合老年人群体的特点,设计“老年人友好界面”,为老年人提供具有针对性的“智能服务”。最后,老年人的主要活动范围在社区,街道、社区和社会团体要群策群力,合力助推老年人追赶“智能时代”,更加顺畅地适应信息化时代的节奏。


外地“适老化服务”值得借鉴

应对老龄化,帮助老年人适应“智能时代”,不仅是指具体服务方式的改进,更包括社会观念的主动调适,一些外地的经验可供借鉴。


10月6日,有网民在微博发文称赞,无锡火车站为因使用老人机、手机没电、无微信等问题而无法出示健康码的乘客设置了专用通道。截至10月9日,这条短短的微博已获19.7万次点赞、近6千条评论与3.7万次转发,微博话题 《无锡火车站设置无健康码通道》也获得了超1300万阅读量。


除无锡外已有多地推出了“纸质健康码”、市民卡与身份证代替健康码等方式。如浙江绍兴上虞区创新开发了“健康码畅通行”系统并纳入疫情防控体系,人们无需前往公安机关进行登记或申领通行证,即可通过本人居民身份证代替“健康码”。


浙江杭州打通了“市民卡+健康码”系统,在全国率先推出“卡码合一、刷卡读码”模式,在给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代办申领健康码之后,他们只需刷一下市民卡,即可显示健康码颜色状态。


广东省推出“粤康码”,市民可以保存及打印纸质“粤康码”,此码具有普通“健康码”的同等效力。湖南省还通过其电子健康卡微信公众号提供了“扫描验证他人健康码”功能,数据在扫描端更新,因此打印的“健康码”可以长期有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