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断货?华为启动“南泥湾”项目加速“去美国化”|龙头新闻全媒体

8月7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由于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将于今年9月15日起生效,华为麒麟旗舰芯片将因无法继续生产而“绝版”。他还透露,遭遇美国制裁之后,华为已经少发货了6000万台智能手机,否则在去年华为就已经成为全球智能手机上市场份额遥遥领先的第一名。而9月15日之后,由于没有芯片供应,华为手机今年的发货量可能比去年的2.4亿台要更少一点。

面对美国一轮又一轮不断升级的制裁,华为一直在全力抗争。近日,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为了应对美国对华为的技术打压和封锁,华为已经在本月悄然启动了一项名为“南泥湾”项目。这项目意在制造终端产品的过程中,规避应用美国技术,以加速实现供应链的“去美国化”。

该知情人士还透露,华为之所以用“南泥湾”命名这个项目,背后的深意在于“希望在困境期间,实现生产自给自足”。目前,华为的笔记本电脑、智慧屏和IoT家居智能产品等已被纳入“南泥湾”项目,将率先成为“完全不受美国影响的产品”。

华为手机没有芯片了?

“过去十几年,华为在芯片领域的探索从严重落后,到比较落后,到有点落后,到终于赶上来,到领先,我们付出了极大的研发投入,也经历了很艰难的过程。但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方面,华为在重资产投入型的领域和重资金密集型的产业没有参与,我们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没有搞芯片的制造。”余承东说。

今年5月,美国再次加强了针对华为的“芯片禁令”,在美国第二轮的芯片制裁之下,华为海思的麒麟芯片无法再交由台积电代工,也无法向高通等美国公司采购高端芯片,而大陆的中芯国际等厂商的在高端芯片制造上的技术和工艺能力还有很大的差距。比如,台积电已经可以量产5nm芯片,而中芯目前只能量产14nm。

“在半导体的制造方面,我们要突破的包括EDA设计,材料、生产制造、工艺、设计能力、制造、封装封测等很多方面。但天下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只有不够大的决心和不够大的投入。”余承东表示。

不过,余承东也带来了一些好消息。他透露,虽然因为美国的制裁而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但今年上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还是实现了收入增长,原因一是高端产品卖得很好,占比越来越高;二是非手机产品高速增长,PC、穿戴、手表、手环、耳机、平板都实现了高速增长。

余承东表示,截至2020年Q2,华为平板在中国市场份额是第二,全球第三;笔记本电脑在中国市场份额第二。截至2020年Q1,华为智能手表在全球份额第二、仅次于苹果。

而从产业来看,中国智能手机在全球出货量第一,占比达到57% 。中国(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PC产量占全球PC产量的一半左右;中国电视机品牌在全球占比1/3左右,仅次于韩国三星和LG,但远远超过了日本厂家。

华为“突围战”:供应链“美国化”加速

去年,华为就提出了“1+8+N”的全景发展战略,1是指智能手机,8是指智慧屏、音箱、眼镜、手表、耳机、车机、平板、PC八大业务,N是指智能家居、运动健康等多个的广泛生态。虽然目前看,智能手机因为美国制裁面临的压力巨大,但华为正在寻求更多的突破口,浮出水面的“南泥湾项目”就是重要一步。

虽然华为官方至今并未就“南泥湾项目”对外发声和进行回应,但已经有不少媒体和网友在华为心声社区的帖子中发现:“南泥湾项目”“鸿蒙”正在内部紧急招人中,帖子中还称“急招开发和测试,HC(招聘人数指标)充足、审批快”。

南泥湾大生产运动是指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在南泥湾开展的大规模生产活动,其目的在于克服经济困难,实现生产自给,坚持持久抗战。诞生于1943年的歌曲《南泥湾》,至今仍被传唱。

实际上,在此之前,“南泥湾精神”在华为内部就常常被提起,尤其是美国开始持续打压和封锁华为之后。显然,除了之前的“备胎”计划,“南泥湾项目”也承载了华为自救的重要使命。

不过,华为启动“南泥湾项目”之所以备受关注,更重要的信息在于,华为正在加速推进笔记本电脑和智慧屏等业务。不同于智能手机业务,无论是在硬件还是软件上,华为在这些业务上更有能力率先实现“去美国化”,绕过美国及其盟友的产业链封锁。

在硬件上,市场传闻,华为有望在今年秋季发布的笔记本电脑、智慧屏等产品上实现不包含美国技术;而在软件上,华为自研的鸿蒙操作系统已经日渐成熟,也不必面临像在智能手机上来自谷歌安卓系统的巨大压力,而且它本身就可以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等设备打通,形成一个操作系统,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Web应用,这点很具有优势。

虽然“南泥湾项目”刚刚浮出水面,但资本市场上的“南泥湾概念股”就已经来了。有券商认为,“受益于华为启动南泥湾项目,笔电等产品有望成为重点扩张方向,今明两年销量预计持续大幅增长,可关注金属外壳和触控屏。”

8月4日,受上述消息刺激,科森科技、莱宝高科涨停、春秋电子大涨6%。而目前A股已有部分公司表态与华为鸿蒙系统存在业务关系,包括先进数通、蓝盾股份、北信源、易联众、延华智能等。

百万高薪招揽“天才少年”,任正非3天造访4所名校

实际上,与此同时,关于华为的另外两条新闻正在媒体和社交平台上刷屏:百万高薪招揽“天才少年”;任正非3天造访4所名校……其背后释放的信号也非常明确:面对打压,能够“拯救”华为只有强大的技术能力,而这一切都需要人才。

7月29日至31日,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带队先后到访了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据公开资料,华为与上述四所高校一直都有科研合作,涉及领域包括人工智能、新材料等。

以南京大学为例,华为与其共建了校企联合实验室7家,其中专项联合实验室研究方向涵盖了人工智能、软件工程、声学技术、超构材料、半导体显示等领域;而复旦大学也与2019年9月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新工科各领域开展科研人才生态合作。

“未来我们拼什么,就是拼教育、拼人才。”任正非表示。

除了与高校合作,“天才少年”计划也让外界看到了华为招揽人才的决心。该计划是由任正非发起,旨在用顶级挑战和顶级薪酬去吸引全球顶尖人才,去年7月以来,华为已经成功纳入8位2019届拥有博士学位的天才少年毕业生。这些“天才少年”的工资都是按年度工资制度发放,共有三档,最高年薪达201万元。目前,已有4人拿到了最高一档年薪。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