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技能人才断档 长春怎么破?|长春+全媒体平台

装修要找管道工,很少有人想到工人是否具备职业技能资格证书,甚至基于“年龄即经验”的判断,年长工人更吃香;美发师常被简单理解成“剪头发的大工”,殊不知,美发技能人才设计的造型,在长春市场价格已高达400元……打破“藏在深闺无人识”的尴尬,成了高技能人才的美好愿望。

记者从市人社局职业能力建设处获悉,近年来,从市场供求看,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维持在1.5:1以上,而高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则达2:1,供求矛盾较为突出。高技能人才断档,长春怎么破?

正视现状 亟待打破年龄结构瓶颈

“以钳工为例,现有技能人才存在将近20年的断档,一些技术好的工人,无奈转行做售后。”长春职业技术学院教师、长春市佳园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瑞佳一语道破现状。他认为,长春目前最缺的是能在基础行业做出创新研发的高技能人才,而年龄结构偏大成了制约发展的瓶颈。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管道与制暖项目吉林赛区教练冯禹程则认为,我省管道与制暖专业技能人才紧缺与职业技能教育起步较晚有关,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市场缺乏硬性要求,社会对技能证书含金量未能达成共识。“这导致许多青年工人宁愿直接去市场找活干,但要在正规企业就职,有证与否薪酬差异非常大。”

中铁十三局技师学院管道与制暖项目参赛选手朱运强每天都在高强度地磨练技术。

据记者了解,2019年,长春市新增取得职业资格证书的技能人才14957人,其中高技能人才4176人,占比28%。市人社局职业能力建设处工作人员万克蒙告诉记者,全市打造优良营商环境,引来“凤凰”的同时还需建立合理的人才梯队,为企业扎根长春提供源动力。他认为,“全市产业结构优化不仅需要工程师、技术人员,更需要一批技能人才作为支撑。随着优化升级的加快,急需紧缺工种一直在随着业态发生变化,而技能人才培养使用的标准也在随之改变。”

“以赛代评” 探索种子选手养成记

“我现在正在练习燃气冷热水地热模块!”近日,记者在中铁十三局技师学院见到土建测量专业学生朱运强时,他正戴着护目镜,腰间别着工具包,对镀锌管进行煨弯、在“模拟墙”上测量……有一股18岁青年难得的沉稳劲。学习的并非是管道与制暖专业,但小朱凭着肯吃苦,从吉林省赛区脱颖而出,准备代表省里参加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我每天都在练习按图施工,要保证误差不超过2毫米。听说这次参赛给评管工技师证书,我将来想凭证书去大企业工作。”

年仅27岁的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研发总院车工技师周仁杰,是去年长春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今年还被评为“长春工匠”。他说,这均得益于自己问鼎长春市2019年制造业职工技能大赛数控车项目。通过组织选手参加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参与各行业竞赛,我市探索出“以赛代评”的新型人才培养模式,大赛优胜选手可破格晋升上一级职业资格,这催促着青年人才卯足劲练技术。万克蒙还欣喜地告诉记者,今年,长春市不少事业单位在招聘信息中明确了技工院校高级工班毕业生参照大专学历,技工院校全日制预备技师(技师)班毕业生参照本科学历,技工院校毕业生的就业出口进一步拓宽。“这对于全市的技能人才梯队建设来说,简直就是强心剂。”万克蒙说。

放大“红利”  育才好政策不可或缺

长春蓝梦美容美发职业培训学校教师陈昊是上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发项目全国选拔赛第13名获得者,今年,他摇身一变成了吉林省赛区种子选手的教练员,还有可能受邀到全国赛场上执裁。“这个放在以前是不敢想的,很多人眼中‘剪头发的’,可以站到全国舞台上去做裁判。”陈昊说,这多亏了长春的好政策。享受政策“红利”的还有长春工业技术学校,依据市政府出台的《关于进一步集聚人才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学校2018年从广东引进了全国技术能手查毓杰,取得了巨大的社会效应。目前,我市计划在提高人才薪酬待遇、引进人才安家补贴、人才家属子女保障、引才聚才编制政策等方面,将技能人才、专业技术人才纳入统筹考虑。

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发项目吉林省赛美发导师陈昊,正在现场展示美发技术。

据悉,2019年,长春市技工院校招生数量同比增加19%。部分学校因为宿舍容纳量饱和暂停招生,甚至很多学生还未毕业就被企业“抢空”。过去是企业选学生,现在则出现了好苗子挑企业的现象。下一步,市人社局将把优秀青年力量纳入长春市职业能力建设领域专家库,着力打造青年技能人才梯队,助力全市产业优化升级。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