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证遗嘱不再具有优先效力 危急情况下口头遗嘱也生效|龙头新闻全媒体

典型案例

老张有张大毛、张二毛和张三毛三个儿子。老张于2018年1月1日去公证处立下公证遗嘱,表明其全部遗产由儿子大毛继承。同年5月2日,老张又去打印社打印了一份遗嘱,写明其全部遗产由儿子二毛继承。2019年7月3日老张因病被儿子三毛送至医院急救,老张立下口头遗嘱一份,内容是其全部遗产由儿子三毛继承,在场的甲医生和乙护士见证。老张病好转后出院休养,未立新遗嘱。后老张于2019年9月4日死亡,老张生前先后立了多份遗嘱,内容不同,应该以哪份遗嘱为准,哪个儿子是老张遗产的继承人?

解读专家: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民法教研部副教授白云

现行《继承法》下的解析:

公证遗嘱是依公证方式而设立的遗嘱,是我国继承法规定的五种法定遗嘱之一。

《继承法》第二十条规定:"遗嘱人可以撤销、变更自己所立的遗嘱。立有数份遗嘱,内容相抵触的,以最后的为准。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二条进一步规定:"遗嘱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其中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公证遗嘱为准;没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的遗嘱为准。"

以上是现行法律规定中公证遗嘱优先效力的依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公证遗嘱在法律效力上高于其他任何形式的遗嘱,即公证遗嘱效力具有优先性。在制作公证遗嘱后直到遗嘱执行时这段期间内即使被继承人的想法发生变化,公证遗嘱不再符合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只要公证遗嘱未被撤销或变更,就必须按照公证遗嘱执行。因此本案中,老张立的数份遗嘱中,应以2018年1月1日订立的公证遗嘱为准,儿子张大毛是老张的遗产继承人。

《民法典》施行后的解析: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四十二条规定:"遗嘱人可以撤回、变更自己所立的遗嘱。立遗嘱后,遗嘱人实施与遗嘱内容相反的民事法律行为的,视为对遗嘱相关内容的撤回。立有数份遗嘱,内容相抵触的,以最后的遗嘱为准。"《民法典》较之以往单行法变化很多,其中关于取消公证遗嘱优先效力的变化,是最大的亮点,即允许其他遗嘱对公证遗嘱进行撤回、变更。

民法典施行后,现行的继承法废止。本案中,立遗嘱人老张立有数份遗嘱,应以最后订立的有效遗嘱为准。最后一份遗嘱为2019年7月3日立下的口头遗嘱。《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条规定:"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口头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危急情况消除后,遗嘱人能够以书面或者录音录像形式立遗嘱的,所立的口头遗嘱无效。"本案中,口头遗嘱虽然在危急情况下订立并有甲医生和乙护士作为见证人,但当危急情况消除,老张回家静养能够以书面或录音录像形式立遗嘱的情况下,没能订立新的遗嘱,故口头遗嘱无效。按时间顺序,再来看2018年5月2日老张订立的打印遗嘱。《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条规定:"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每一页签名,注明年、月、日。"本案中,打印遗嘱因无见证人在场、无见证人签名并注明年月日,故无效。因而,最终有效的为第一份遗嘱即公证遗嘱。但需要注意此时以公证遗嘱为准,并非基于其公证遗嘱的优先效力,而是后订立的两份遗嘱均欠缺有效要件。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