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飞得越高 思念离得越近|长春+全媒体平台

5日,长春最高气温零上9度。天朗气清,微温,西北风3—4级。

上午十一点,5岁的薛楚宁牵着两岁半妹妹蘑菇的手,由姥爷、姥姥陪着,穿过两条街,走进吉林大学附属第三幼儿园园门。宁宁和同园中二班的小朋友冬冬约好了,一起到幼儿园塑胶跑道上放风筝。这实在值得庆祝一下,因为24小时后,他们的父母就要结束为期60天的武汉新冠肺炎病毒抗疫任务,落地吉林省长白山机场。

宁宁的爸爸妈妈都是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二医院的医生,二月初,新冠来袭,夫妻俩双双向医院递交了驰援武汉的《申请书》。2月6日,离别到来,耳鼻喉科的丈夫薛凯随队出发。妻子王一男内心五味杂陈,默默地替丈夫收拾行李箱。医学博士毕业的她和丈夫原是同学,十几年的从医经历告诉他们——大疫对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

夫妻俩分别前夜,硬着头皮编造好了“爸爸去出差”的谎言。之后的两周时间里,5岁的宁宁以为爸爸“出差”,可时间一长,谎言“破产”,老大宁宁用眼泪表示抗议,随之的哭声“传导”给了妹妹,家里哀声一片,打破了这个白衣家庭旧日的平静。


为分担照顾两个孩子的重任,王一男的爸爸王祖文和妈妈从黑龙江齐齐哈尔赶到了长春。一个月后,留守在医院的王一男已经熬得脸上失去了悲喜表情,脸黑、嘴狠、嘴黑、心热的母亲急得高血压突发,看着木然的女儿,母亲憋不住问了一句——“姑娘,家都这样了,看你像没事人似的,心咋这么大?怎么不知道着急呢?!”

工作中的王一男以沉稳出名,明白母亲的心,因为自己也做了两个孩子的母亲,是妻子、女儿,尤其这个时候,王一男不敢、不能,也没这个资格。能做的只是当好家里顶梁柱般的“男人”。她每天默默祈祷——两千多公里之外的武汉和眼前的家里别出事。王一男每天开心时间是陪着宁宁上吉大三园的“网课”,徐楠老师既是宁宁的班主任,也是园里安排的“一对一个性化服务志愿者”。每天屏幕那头的手工课上的八爪鱼、小鸡仔、跳跳鱼,成了王一男母女仨最向往的互动。有一天,王一男跟徐楠说——宁宁想放风筝。这是一家四口去年秋天开始的家庭活动,因为医院工作忙,也只是去家北边的文化广场放过两次。这一次,宁宁自己拿主意,选择了幼儿园塑胶跑道。

细心的徐楠老师,把宁宁的愿望告诉了园长高宏伟,两个人一起到文化广场买回了两只风筝。高宏伟园长在买回风筝的当天,在朋友圈跟一位朋友唠嗑时说——风筝线,连着武汉——长春,风筝飞得越高,宁宁的思念距爸爸越近。

另一个被宁宁约来放风筝的孩子,是中班的男孩冬冬。冬冬的妈妈李君瑶,是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二医院呼吸科的一位医生,这次在武汉职守在华科大普济医院,是抗疫一线的核心。在李君瑶离开的日子里,5岁的冬冬想“要妈妈”,刘慧斌给儿子讲“妈妈在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小家伙听起来有些懵懂。在班主任郑娜老师的帮助下,妈妈成为了身披铠甲的女侠,冬冬欣然接受了这一形象。

5日中午的吉大三园塑胶操场上,孩子们一会儿放风筝、一会儿赛跑,彻底撒欢儿跑着,满心欢喜的等待着回来的爸爸妈妈。跑道外围则是十几位家长、老师在“扎堆儿”了,开始了一场跨年级的“抗疫班会”,重要交流内容是疫情期间的难事儿、窘事儿、乐事儿、趣事儿,一会儿全场肃静,一会开怀大笑,有喜有忧,有苦有乐,他们的喜怒哀乐是庚子之春十四亿中国老百姓的缩影。


长春日报社和新疆街吉大三园一路之隔,记者加班午餐时,隔着不锈钢护栏,看到了他们,听到了风筝线牵系着的两个白衣家庭的故事。两个家庭,不约而同提出同一个要求——请记者为其拍摄一张缺一个人的“全家福”,“缺位”由幼儿园的徐楠、郑娜老师补充。以此感谢两位老师对自己家庭的志愿服务。

记者欣然答应并主动提出要在两家人聚齐时候,在东北真正的春天里,给他们两家补拍真正的“全家福”,并且希望陪他们一起去长春郊区摘草莓。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