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离婚一岁儿子就被前夫送人 苦命母亲苦寻亲儿32年|长春+全媒体平台

“母子分离兮意难任,死生不相知兮何处寻。”从辛苦十月怀胎到看着孩子蹒跚学步,还没来得及听到那一声“妈妈”,她便与亲生儿子天各一方,忍受骨肉分离之苦30余年。


“我前夫不肯说出孩子的下落,我猜他可能在吉林市,也可能在长春或其他城市生活。”3月31日,吉林市民马女士向《少梅寻亲》栏目求助,希望借助寻亲平台征集线索,寻找失散多年的儿子小穹(小名)。


      


怀孕后 “好丈夫”性情大变


马女士今年61岁,提起伤心往事,她的情绪很激动。

据马女士介绍,她和张军(化名)是小学同学,两人同窗期间并无过多交往。上世纪80年代,马女士进入当地的一家工厂工作。参加工作以后,马女士逐渐淡忘了这位几乎没有说过话的男同学。

直到有一天,张军突然出现在马女士所工作的单位大门口,向她表白了爱慕之情。由于对张军并不了解,马女士起初并未同意。张军不肯罢休,对马女士展开热烈的追求。

“他每天都来找我,甜言蜜语的大献殷勤。”马女士招架不住这样的“攻势”,与张军确定了恋爱关系。

1984年前后,马女士和张军领了结婚证。由于没有婚房,两人就在外边租房子住。

“结婚以后,婆婆开始抱怨我年龄小,当不起来家。”马女士回忆,张军对她的态度也逐渐冷淡。

婚后第二年,马女士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原本是件喜事,可是没想到张军的态度令人意外。

“他说要孩子还得抚养,劝我堕胎。”马女士说。


儿子满月 丈夫开始闹离婚


“他硬拉着我去看中医,想让医生开堕胎药。”马女士回忆,医生把脉后称她的体质太弱,强行堕胎会有危险。

见医生不建议堕胎,张军抱怨马女士不该要孩子,变得“不听话”了,开始频繁地不回家。

▲年幼时的小穹。

马女士曾经天真地以为,生下孩子以后也许能挽回丈夫的心。1987年1月19日,马女士生下一名健康男婴。

为了节省生活支出,马女士一家三口搬到张军二哥家闲置的一间小屋暂住。这处房产是张军母亲的,此举引来张军二嫂的不满,经常找茬吵架,张军的脾气也变得愈来愈暴躁。

马女士所在的单位属于大集体,她生孩子后没有上班,便没有工资。

“张军说我和孩子是他的大包袱(负担),孩子刚满月,他就提出要和我离婚。”马女士说。

由于马女士处于哺乳期,法院暂时未予受理。张军索性抛下妻儿,不再回家。


陷入窘境 失去孩子抚养权


马女士的父亲早年去世,母亲没有工作,无力帮衬马女士。由于无法忍受遭受白眼的生活,马女士便借钱租了一间平房,带着儿子搬了过去。张军不肯拿生活费,母子俩的生活陷入困境。

“家里穷得没米下锅,一棵白菜芯,我用水熬汤充饥能吃好几天。”马女士说,由于奶水不足,出生时白白胖胖的小穹饿得面黄肌瘦,“有一天外面下雪,我搂着儿子躺在炕上,看见天棚上有雪往屋里落,这才知道房顶有裂缝。”

天寒地冻,年幼的小穹病了,小脸和小手烧得滚烫。

“张军不肯拿钱给孩子治病,我走投无路,只好把孩子送到婆婆家。”马女士希望他们代为照顾小穹,等自己回娘家养好身体以后上班,有了收入就来接孩子。

由于产后亏虚严重,马女士的身体一直不见好,一连几个月没有上班。

“每次我去看孩子,婆婆都不让见。”马女士说。

在小穹19个月大时,张军与马女士办理了离婚手续。马女士原本想争取儿子的抚养权,可是由于没有经济来源,孩子的抚养权被法院判给张军。


痛失爱子 苦寻多年无果


张家人没有自己看小穹,而是把他送到邻居家代为照顾,并嘱咐邻居不准让马女士看望孩子。马女士苦苦恳求,这位邻居才让她进屋见了孩子一面。

马女士回忆,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小穹,她说:“他刚学会走路,知道把地上的球捡起来递到我手中,还用两只小手用力抓住我。”

1988年8月的一天,马女士路过车站附近,看见路边围着很多人,她拨开人群一看,小穹的曾祖母坐在地上哭。马女士连忙上前询问原因。

她说‘你婆婆太狠心了,小穹被张军送人了’……”马女士闻听此言,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马女士找到张军追问孩子的下落,可是张军不肯说。

“孩子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张军送人的,我和张军闹到法院,然而这么多年来,他始终没有说出孩子送到哪里。”马女士说。

记者在马女士提供的一份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法院1993年6月19日的民事裁定书中看到,马女士委托代理人牟某起诉张军,要求变更子女抚养权。审理中,被告张军称小穹已被送人,无处查找小穹,法院方亦查无下落,该案无法继续审理,中止诉讼。

多年以来,马女士想尽办法打听小穹的下落,可是并无结果。


联动寻亲 征集相关线索


时隔多年,小穹的下落成谜。也许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也许他也在苦苦寻找失散多年的亲生母亲。

《少梅寻亲》栏目与《宝贝回家》网站是常年合作的公益寻亲单位,在过去5年里曾经协力帮助数十名寻亲者找到失散的亲人。

2019年5月,“宝贝回家”网站寻亲团的志愿者“浩哥”帮助马女士登记了寻子信息,并采集了DNA血样,该寻亲案例引来多名志愿者的爱心转发。2020年3月31日,在“浩哥”的帮助下,马女士联系到《少梅寻亲》栏目,进一步扩展征集线索的渠道。

▲ 马女士说,小穹的五官和她长特别像。

“我最遗憾的事就是不能亲眼看着孩子从小时候是怎么一天天长大成人的,他没有享受到母亲的爱,是我亏欠他的太多了,如果能找到他,我想弥补他这么多年缺失的爱。”马女士说,找到儿子是她最大的心愿,“我想看他一眼,听他喊我一声‘妈妈’。”


      小穹,今年33岁,圆脸、单眼皮、蒜头鼻子、薄嘴唇,皮肤白皙,出生日期为1987年1月19日,因父母离异,于1988年8月在吉林市被送人抚养。如果您是这段身世的知情人,如果您是与小穹身世相似的寻家孩子,请联系寻亲记者电话:17631120693。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