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自闭症关注日 | 数千次的训练 换来孩子的一次“开口”|龙头新闻全媒体

龙头新闻记者 李丹

4月2日是第13个“世界自闭症关注日”,记者走近为孤独症孩子付出努力的人群中,倾听一个个温情的故事。

他是老师,5年来数以千次地重复,终于听到孩子脱口而出的儿歌;她是志愿者,帮助孩子们认识身体,哪怕只是学会拍拍头,都能让她无限满足;她是单身母亲,一人带两个孩子,帮助大儿子认字、读书,每天几十遍甚至百遍地重复。终于,孤独症的儿子能自主认读200多个汉字……

教师胡鑫:铁汉背后的耐心 温暖一只“小老鼠”

孤独症康复感知课上,教师胡鑫手握一支竹蜻蜓,双手合十用力一撮,竹蜻蜓飞到了棚顶,夹在了夹缝里,“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座位上的小柏(化名)突然发声,眼神中流露着兴奋。看着小柏的高兴劲,5年来数以千次地重复,换来今日小柏的开口说话,胡鑫心中有了些许安慰。

31岁的胡鑫是一名孤独症康复教师,作为男性教师,对于孤独症孩子的康复有着先天的优势,通过“正强化”、“负强化”的教学,让小柏这样的孩子从不会说话、做刻板动作、无意识行为中逐渐康复,“发现小柏喜欢电子产品,5年的时间里,除了强化教学,我还在教学间隙,利用电子产品吸引小柏的注意力,让他先理解、再发声,孩子现在已经会说儿歌,可以进行一些生活自理行为了。”护理孤独症孩子,需要更多的耐心,一小时给一个孩子换10条尿湿的裤子,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10年时间,胡鑫帮助300余名孤独症孩子进行康复治疗,其中不乏已经通过考核,并进入正常幼儿园及小学就读的孩子。

志愿者卓越:当孩子会“拍拍头” 我的心放下了

“拍拍头,我的头,拍拍手,我的手……”在孤独症康复课堂上,老师带领着孩子们进行身体认知,有的孩子年龄较小,跟不上音乐节奏,胡乱挥舞着小手。每一节课,卓越都很关注每一个孩子的动向,帮助任课教师指导孩子们学习。有一天看,当发现一个叫小海的孩子能够跟随节奏、听到执教老师的指令后,精准地碰触头部时,卓越有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今后我可能要走向幼师的岗位,所以在就业前,我更希望了解这些特殊的孩子。接触的时间里,尽可能地让孩子感受温暖。”作为孤独症志愿者,孩子们的每一个新掌握的动作,每一个有意识的问候,都是最大的精神慰藉。卓越说,疫情过后,她还会一如既往地作为志愿者,站在孩子的身后,帮更多的孩子“拍拍头”。


照片为采访对象提供

单亲母亲高女士:一书一天读10遍 200字背后心酸成了甜

和孤独症孩子一样,孩子们家长的心灵更加需要来自社会的温暖。37岁的高女士,就是这样的一位单亲母亲,大儿子大博(化名)4岁,是个孤独症的孩子,小儿子小博(化名)才刚2岁。一人承担两个孩子的生活,午夜梦回,躺在两个孩子中间,心中五味杂陈。

“常常被气哭,很想放弃,对未来很迷茫,后来开始康复学习后,孩子从以前不明白感应、不会听指令,到现在能帮我做简单家务、会读诗,生活又有了憧憬。”为了让儿子学习,高女士每天都会把一本唐诗从头到尾读五六遍,边读边解释,学习认字。一个汉字反复教大博30遍也是常有的事情,大博学不会,小博闹着找妈妈,无助与无奈折磨着高女士,“好在都过去了,现在孩子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200多个汉字都能准确地认出来。教学的老师说,如果继续学习,今后大博入正常幼儿园学习还是很有希望的。”在孤独症康复的路上,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人理解与关注,撤掉孩子们身边一根根“拐杖”,终有一天,他们可以自己“走路”甚至“奔跑”。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