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古树名木班”的“绣花”日志|龙头新闻全媒体

龙头新闻记者 李丹

春雨浸润,冰城万物复苏。随着冰城温度攀升,树木的枝干已经冒出芽苞,为了给予树木优质的生长条件,养护成了首选。其实,在冰城,有一个特殊的班组,它就是南岗区园林绿化管护中心的“古树名木班”,副主任李波介绍,承载着全市较多“古树名木”的保护工作,从建档到养护“步步精心”,他们的工作被大家戏称为“绣花”。近日,记者走进“古树名木班”,打开这本特殊的日志,娓娓道来,那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

大成街,兽研墙外,古树,胸径90公分以上

“神树”领跑290余株“古树名木”队

李波副主任告诉记者,从整个哈市来说,南岗区所管护的古树名木相对较多,在公共街路范围内,古树名木290余株,后续资源350余株,被纳入保护树种中,乡土树种主要是榆树,名木这主要包括珍稀慢生树种,包含水曲柳、黑松等。值得一提的是,在南岗区还有几株树龄较大的老丁香,如在一幼儿园内的一株丁香,北京街附近的三株丁香,还有一株就是被作为景观的,在一宾馆院内的百年丁香,这几株丁香树的年龄均在110年以上,并且胸径超过60公分。

李波副主任还表示,南岗区的“古树名木”保护起来尤为复杂,“一般都在老城区,生长有局限性,人类活动频繁也对树木生长有影响。”不过可喜的是,还是有很多树木长势喜人,比如在繁荣街和海城街附近的一株老榆树,南岗园林人都称它为“树王”,“树龄能有150多岁了,胸径136公分,地围420公分左右,虽生长在人行道路中间,却长势喜人,冠形生长不错。”

“一树一议” 大树有了私人管家

2019年3月,为了更好的保护南岗区的“古树名木”,南岗区园林成立了“古树名木班”,专人为老树们“请平安脉”。其实在2019年元月,工作人员们已经在老技术员的带领下进行“按图索骥”的走访调查,为“古树名木”建档。相比较年轻树木来说,这些“古树名木”更需要细心呵护的照料,李波副主任表示,随着树龄的增大,树体生长势逐渐减弱,根系生长力减退,干枯枝数量增多,抗逆性差,树木生长容易遭到多因素影响,为此,他们从多方面记录信息,整理树木档案,确保最大限度的保证“古树名木”存活。

通过努力,每一份档案变厚,逐步建立“一树一议”机制,大树有了私人管家。针对这些“古树名木”的修剪,李波副主任戏称为“绣花”,针对如柳树的速生树种,修剪时20公分的树枝有问题或长势不好,基本都可被修剪掉,但对于“古树名木”,修剪只能一根一根枝条的细琢磨,“以往的普通树种,都可在短时间内修剪完毕,而对于这些金贵的保护树木,有的时候一天时间只能修剪4株。并且打破原有的油锯为主手锯为辅的作业模式,变成手锯为主油锯为辅的作业模式,可以说,作业极其精细。”

人造“皮肤”上身 大树有了“保护伞”

成立“古树名木班”以来,李波副主任坦言,克服的困难实在是太多了,例如北京街、海城街、耀景街等合围的黄房子区域的树木来说,可是让这些园林精细人吃了不少苦头。接到管理任务时,“老专家”进行实地踏查,发现问题还真不少,“干枯枝多,病虫害多,环境复杂,树木生长受局限大,有的‘扛着’大墙生长,有的穿过屋子房顶伸展树冠”。我们作业的两个关键点,一个要避免损坏保护建筑,一个要起到保护性修剪这些大树。

由于地面土壤松软,高空作业车作业受限,为了尽快的进行养护,“古树名木班”联合“应急抢险班和其他抚育管理班组协同作业,利用垫方子的办法引进多台高枝车作业,一周时间内,对100多株树木进行集中修剪、病虫害消杀。对于黄房子外的保护树木,“古树名木班”进行树木生长有利条件的营造,如扩砌蘑菇石树池、生长出的裸根覆土等。此外,记者还了解到,为了能够更好的保护树木,“古树名木班”还利用网络进行保护树木的专业知识梳理,向南方城市学习,制造人造树皮,为这些保护树木穿上新衣,“有了人造树皮的保护,树木能够抵抗外力甚至雨水的冲刷,这样对树木的主干起到了保护作用,目前穿上人造树皮的树木已经有13、14株左右了。” 

“古树名木”不但是人们夏日乘凉的佳选,也是人们成长的记忆,历史的印记,我们希望人人都能成为“古树名木”的保护者、宣传者,保护资源,促进我们共同活动空间更加绿色、健康。


工程师街古树病虫害防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