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贺:以眼代笔 以情述文 用心传递仁心大爱|龙头新闻全媒体

“希望疫情结束后,大家能更多地想起我笔下的人和事,而不仅仅是我逆行的勇气。”这是陈贺——一名记者朴素的心愿。

战“疫”最吃紧的时刻,虽然许许多多的媒体人奋战在新闻报道一线,但黑龙江日报记者陈贺仍是“与众不同”——他向死而生冲进了最前线——在位于哈医大一院群力分院的省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他连续奋战30天,4次进入ICU,记录下真实而又激动人心的战“疫”故事。

demo.jpg

如果说有什么能代替人们的眼睛,去亲历“风暴中心”,那或许就是陈贺真实的笔触。

demo.jpg

从2月19日抵达重症救治中心的那一刻起,陈贺便时刻绷紧神经,推敲如何选择报道角度,如何抓取感人细节,好让揪心的人们放心,让普通的医护不再平凡。

demo.jpg

按惯例,记者常常是能从频繁的对话中获得灵感和掌握要点。然而进入重症救治中心的ICU后,特殊的环境打破了以往所有的采访步骤设定,陈贺需承受的不仅仅是防护服造成的身体不适,还有来自大脑和心理上的高压和疲惫。

“我的高压与疲惫并不源于恐惧,因为进入这里的那一刻,我忽然关心的不仅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如何更好讲述好这里发生的动人故事。”陈贺说。

demo.jpg

陈贺的高压是因为——环境无声,气氛严肃,问询很难开口。医护人员来往紧张匆忙,救治病患时的一系列操作都需全神贯注。即使在歇息时,看到他们脸上仍挂着疲惫的神情,陈贺实在是不忍打扰。

demo.jpg

陈贺的高压是因为——处在病痛中的患者情绪低落,与他们沟通是一门学问。对话内容更需仔细斟酌,语气也更需慎重拿捏。

demo.jpg

 “包括医护人员在内,进入ICU后不能携带个人用品,此时,无笔无纸,也不能携带电子设备,这给我的采访记录造成很大困难。”陈贺说,预想过最坏的情况,但是不能记录内容,真的是一个大考验。

“这个时候,我能依靠的只有多年锻炼出来的记者‘本能’。”

陈贺的“本能”是一个“笨方法”——以眼代笔,凭借记忆力记录一切他在ICU中的所见所闻,全程精神高度紧张,不容一点疏忽大意。这样的采访常常要持续四、五个小时。

demo.jpg

完成采访后走出ICU,体力透支,脑筋疲倦。趁着“记忆犹新”,陈贺还要一鼓作气开始整理采访素材,确定立意、构思、下笔、推翻重写、再构思……常常熬到天亮。

在这30天里,陈贺每天的工作时间都长达12个小时以上——这些才是陈贺疲惫的原因。

困意常被迸发出的灵感打消,内心也常被自己笔下的人物丰盈。看到采访过的患者平安出院,陈贺道出了自己逆行的感悟:

“作为新闻人,我在这个特殊的战场,用笔触记录医者不知疲倦的脚步,用目光凝望凌晨病房明亮的灯火,更用心铭记了春天里这一幕幕众志成城的群力战‘疫’!”

demo.jpg

这时的他,下笔更有温度,奔走也更有朝气,即使是在凌晨两点的重症救治中心。

2月26日凌晨2时30分,陈贺和摄影记者张澍跟着ICU医生张建楠的脚步,在ICU的缓冲区记录了医护人员交接班的故事,彻夜未眠。

demo.jpg

7时30分,一抹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让人感到格外的温暖,也冲刷掉陈贺这一夜的疲倦。

连续干下两瓶咖啡,《交接,在凌晨》稿件完成。

22时10分,报道一经发布,反响热烈,刷爆的,是龙江人的朋友圈。

就是这样,在一个个难以入眠的夜晚,曾经记忆积累过采访素材在大脑不断交替闪现,一幕幕由暗到明的电影镜头出现在了眼前。

30多篇纸媒稿件,60多篇新媒体稿件,陈贺用电影叙事般的牵引,娓娓道来一个个托举生命希望的故事:

——记录凌晨交接班的医护人员,体现他们的严谨辛苦。

——透过一件防护服的角度,体现医护人员的医者仁心。

——选择老王父子救治过程,呈现两代人对待疫情的态度,书写感人至深的抗“疫”经历,引发读者思考。

demo.jpg

陈贺的别出心裁,更出自一片匠心。

不因时间紧迫,而忘记推敲打磨;不因身心俱疲,而忽略共情共鸣。

额头的汗水,跑开的皮鞋,就是他付出百分百努力的“见证”。

demo.jpg

“没想到才采访几天皮鞋就跑开了,我一直没有察觉,走路也没感觉出异样,还是医护人员提醒的我。”陈贺笑着和记者分享这中间发生的插曲——“哈哈,还真是怪难堪的。”

3月20日,陈贺完成了新闻报道的任务。3月26日,群力重症救治中心终于“清舱”。

demo.jpg

回首这段经历,陈贺说,这必将会成为新闻职业生涯里最难忘的一段旅程,为他继续前行,带来不竭的动力。

但同时也留有一点遗憾——“还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没有挖掘到,医护人员和患者之间故事远比我记录的要多得多。”

“这中间有无畏的生死营救,有信任的生命之托。这些尤为需要我们去传递和铭记。”陈贺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