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欲寻老伙伴共忆知青情|长春+全媒体平台


     

每一段青春都有一个故事。

“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祖国的海疆壮丽宽广,我爱海岸耸立的山峰,俯瞰着海面像哨兵一样……”每当哼唱起这首老歌,市民王淑华都会想起她下乡插队的难忘岁月,想起亲如兄弟姐妹的大队长、妇女队长和知青好友。

24日,王淑华联系到《少梅寻亲》栏目,求助寻找失联多年的老伙伴们。


  


满怀激情插队下乡


26日,记者如约来到位于普阳街附近的王淑华老人家中,听她讲述了47年前的难忘知青经历。


▲ 老照片里的王淑华风华正茂。

“这是我插队下乡时拍的照片,戴着草帽,那年我18岁……”翻看着一页页泛黄的老照片,王淑华的记忆回到40多年前。

1972年,王淑华从长春市第43中学毕业。她很想上大学,可是条件不允许,只能每天待在家里,心情很郁闷。

此时,王淑华的姐姐王淑春作为第一批响应毛主席号召的知识青年,已经在图们插队下乡3年。

“我姐下乡时胸前戴着大红花,满街都是振奋人心的标语。”王淑华回忆。

体弱多病的母亲思女心切,每隔一段时间便发电报,让王淑春回家。

“这样一来,我姐因为耽误工时欠下的工分越来越多。”看到姐姐为难,王淑华索性跟随姐姐去了图们,干了足足3个月的农活,直到补上耽误的工时。

▲ 王淑华想把知青经历写成一本回忆录。

这段经历重燃王淑华心中的激情。1973年5月的一个早晨,王淑华辞别家人,坐车离开长春,她的目的地是德惠万宝公社代家一队。从此以后,她便开启了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生涯。在王淑华的行囊里,有满满的一箱子书,她利用农闲时读书,想在一个全新的环境里努力追梦。


知青生活艰苦而快乐


虽然年龄小,王淑华个性要强,干活从来都不服输,什么脏活、累活她都抢着干,甚至没有请过一天假。下地干活时,遇到虫子爬到腿上、胳膊上是常有的事,最怕虫子的王淑华吓得直哭。大家照顾她,安排她干挑水的活。

由于干农活的劳动经验不足,也闹出不少笑话。有一次,大队长郑世荣带着知青们进地拔草。由于怕被其他人落下进度,王淑华埋头猛干,手脚麻利地拔完第一垄地。

“这是谁把麦苗都拔了……”有人指着地上被连根拔起的一堆稗草和麦苗说。

虽然大队长等人并未多说,可是王淑华自责不已。

在农村,铲地靠人力,翻地靠牛。到了铲地时节,别人铲地都是用铁锹顶部轻巧地把草铲下来,把没草的土松一松,王淑华铲地恨不得用尽全力。

▲ 老照片里承载着思念。

“小王,你这哪是铲地,一铁锹铲到底,分明是翻地啊。”大家忍不住笑起来。

这孩子,尽使傻劲,不过铲地这活干得比拔草合格。”郑世荣说。

闻听此言,王淑华窘得满脸通红。艰苦的知青生活成为她走向社会所上的第一课。

“我是10位知青里年龄最小的,大家平时没少照顾我。”王淑华说。

集体户的菜以白菜、土豆为主,油水很少。赶上家里杀鸡或者有其他荤菜,大队长郑世荣、妇女队长褚金香都会喊王淑华去家里“打牙祭”;哪位知青探亲回来,带的国光苹果也会先分给王淑华;从地里刚摘下来的黄瓜、柿子,大家总是先塞给王淑华;看到王淑华总是穿着一件破旧褪色的衣服,比她年长4岁的王淑兰把自己心爱的格子上衣拱手相送……

“那时候,手表是贵重物件,王淑兰大姐把她的手表给我戴,待我如同亲姐妹。”王淑华一桩桩、一件件地细数着她知青生活里最快乐的时光。


差点接任大队团书记


每逢过年,集体户需要留人看户,王淑华和李淑英主动申请留守。

大年三十的晚上,屋里冷得连水都结冰了,两人蜷缩在火炕上,身上压了好几床棉被,头上戴着棉帽子,仍然觉得冷。一处窗子的玻璃不知什么时候碎了,冷风直往屋里灌。两人找来一顶草帽,把破洞的地方堵住。

▲ 一个“忆”字道出万千知青的心声。

“你说,他们现在是在斯大林大街溜达吗,还是和家人在一起欢歌笑语……”李淑英落寞地说。

“你别难过,其实你不觉得咱们俩挺‘伟大’的吗,队长都表扬咱们了,到了年底,咱们的工分比他们多,足够领粮的了,不像他们还得和家里拿钱领粮了,你说是不是?”王淑华劝慰道。

两人哼着大家想家时自编的歌,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那年年底领工分时,王淑华领到了80多元,除去领粮的钱还多出来20多元。攥着一张张用辛勤劳动换来的崭新钞票,王淑华心情激动。她用这笔钱给父母、大队长、队长、妇女队长、知青和社员们都买了礼物,可是自己却连一双袜子都没有舍得买。

“几个月后,由于我表现突出,光荣入团。”王淑华满脸自豪地说,这份难得的荣誉是她在学校期间想都不敢想的,在集体户的磨炼中,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这个目标。

由于担任大队团书记的知青被调回市里工作,大队长和大队片长找到王淑华谈话,研究计划让王淑华接任大队团书记职务。王淑华郑重地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匆匆返城留遗憾


1975年的一天,王淑华正在地里干活,父亲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走,跟我回家。”

王淑华的父亲在长春市车胎厂工作,他办理了退休手续,想让女儿回去接班。在此之前,他一共来找过王淑华3次,均是劝她返城。

“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回去,我要在这里扎根,我要考大学……”王淑华不同意。

可是这一次,王淑华没有拗过父亲。

▲ 字里行间写满知青生涯的烙印。

“父亲瞒着我找过大队长,办理了返城手续。”虽然时隔多年,王淑华仍遗憾不已。

由于走得匆忙,王淑华甚至没有来得及和大家道别,便回到长春。

“如果我当年坚持留在德惠,我的人生又是另一番天地。”王淑华遗憾地说。

在进厂的十多名年轻人里,王淑华是唯一的一位团员,她申请到最艰苦的岗位上,成为一名炼胶女工。



欲寻老友话旧情


1976年,王淑华曾经特意回到德惠万宝公社代家一队看望郑世荣、褚金香等人,也曾经给王淑兰写过信。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最终与大家失去联系。

王淑华退休后,进入老年大学国画班,终于圆了自己多年的大学梦。她的书画作品《我和我的祖国》获得全国老年书画比赛三等奖。

“现在条件好了,更加怀旧,不知道当年的老队长、妇女队长、知青伙伴们这些年过得好不好。”王淑华说。

▲ 王淑华清楚地记得知青好友的名字。

时隔多年,王淑华仍然清楚地记得他们的名字:大队长郑世荣、大队书记刘少忠、队长苏文俊、妇女队长褚金香、集体户户长沈亚军、片长刘少忠、王淑兰、吴雅芳、李玉萍……

▲ 寻亲记者倾听王淑华的故事。

“郑队长、褚金香大姐、集体户的兄弟姐妹们,转眼40多年的光景过去,我非常想念当年在一起的时光,你们给予我的关怀和帮助令我终身难忘,渴望着再次重逢的那一天。”王淑华说。

在物质生活、精神生活匮乏的艰苦条件下,人们都能奋发图强,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这段知青岁月都会成为王淑华直面挑战的勇气。

站在人生长河的岸边回眸,那些记忆中的村庄、往事清晰再现。如果您认识郑世荣等人,或者您知道他们的消息,请联系《少梅寻亲》栏目记者电话:17631120693。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