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十年前打的小马扎子和做的小菜板至今还在|龙头新闻全媒体

每当我看到十六年前和岳父的合影,就心潮难平,感慨万千。

岳父2013年4月逝世的。虽然晚年幸福,寿达9旬,但其突然离去,依然带给我们很大悲痛。那天,在为其送行的路上,看到妻子痛哭失声,我心里也隐隐作痛,泪水悄然滑落,这个和我结识近半生的老人家生前的一幕幕,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初次与岳父相见,就知道他是个耿直的老头。他个头不高,身体偏瘦,行走快速,不苟言笑。但问起话来,直来直去,开门见山,一针见血,尤其是直视你的双眼,好象一下子能把你整个人穿透,使我这个自以为见过大世面的人真有点手足无措,我领略到了什么是不言自威。

岳父有两个爱好,第一个是喝啤酒。他啤酒喝的不多,平时也就大半瓶,家里来客人或亲人团聚最多也就一瓶半。他喝酒还不讲究,下洒菜多少有点就行,且喝完必须吃饭。另外他喝到一定程度后不论别人怎么劝,也不多喝一口,所以从认识他起,从没见过岳父喝醉过。我第一次到岳父家,吃饭时岳父给我倒上满满一杯啤酒,我当时说我喝点白酒,他立即说“年轻人尽量别喝白酒,喝点啤酒对身体有好处”。他这一见解正和妻子的想法不谋而合。自此我还真基本告别了白酒,开始和啤酒打上了交道,特别是每次到岳父家,不陪岳父喝两瓶总觉得不尽兴。

岳父另一个爱好是钓鱼。他从中年起开始喜欢钓鱼,但大多是和几个好友同去,自己去的时候很少,听妻子说,每次钓鱼回来,不管有没有收获,岳父都高兴好几天。退休后,岳父更是认准这一门,乐此不疲,由于以前的老友都因身体原因不能去了,他只能央求我大舅哥和小舅子陪他去,可他们都有工作啊!没办法,只能商定每一星期或两星期去一次,且必须当天去当天回。岳父有次和我说漏了嘴,他讲每次钓鱼头天晚上他都激动的睡不着觉,而且早晨起的特别早。其实后来我知道,岳父钓鱼的水平很一般,只不过是喜欢自得其乐,享受整个过程,体验那种气氛罢了。

相处时间久了,我渐渐体验到岳父的朴实可爱,处处给人亲切宽厚之感。他生性好强,在印刷厂工作期间,视厂如家,并有着非常精湛的技术,车间里的大小机器十几台,他都了如指掌,熟悉其性能,为了保证正常生产,他常常利用节假日检修机器,厂领导曾和我岳母说过:“这个厂子离开谁都行,唯独离不开老邹”;他非常勤奋,退休后闲不住,总是啄磨点事干,不是今天打个小椅子,就是明天做个小饭桌,而且活干的象模象样,邻居见了都以为是商场买的,他给我家十年前打的小马扎子和做的小菜板至今还用着,家里的上下水坏了,他自己修,从没有找过人,家里的电器设备出毛病了,他敢鼓捣,零件坏了自己买自己换;他特别好学,养成了每天读报和听广播的好习惯,即使年龄一天比一天大,他也不放弃,在家没事时他或是戴着花镜看报,或是耳朵插着耳机听广播,所以说起国家大事来,他知道的事情一点也不比我们晚辈少;他为人俭朴,我和妻子结婚后,他经常叮嘱我们要勤俭过日子,不能铺张浪费,他个人更是当表率,他用的钓鱼工具修补了又修补,他穿戴能将就就将就,从来不主动要求增添件新衣裤,吃的更是不挑拣,吃饱了算,家人聚会有时到饭店吃饭,每次他都张罗把吃不了的打包带回家。

岳父把他最小最疼爱的小女儿交给了我,而我还没有对他老人家真正孝敬过,由于他平时言语不多,我也性格内向,所以我俩从来没有推心置腹地好好唠一唠、交流交流。斯人已去,我想我只有加倍关爱身边的亲人,才能坦荡地接受他在天堂的凝视,才能从容回忆与他相处的美好时光。

收笔良久,岳父那清瘦的身体依然那么清晰,挥之不去的是他的慈祥和亲切,以及对生命乐观而留恋的神情。

岳父,我亲爱的爸爸,你那里能喝到啤酒吗?有人陪你钓鱼吗?愿你在天堂幸福开心每一天!

 逝者生平:邹乃明,1922年出生,1945年参加工作,1982年退休,2013年病逝。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