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锋,你在哪里|长春+全媒体平台

      16年前,长春男子陈锋独自一人到重庆市打工,两年后失联至今。近日,陈锋的母亲张世芳联系到长春日报融媒体记者。“希望儿子能给我打电话报一声平安。”张世芳说,她已经苦苦盼望了16年,从黑发盼到满头银丝,希望陈锋看到寻亲稿件后能与她联系。


  


称去重庆投奔校友


张世芳今年68岁,家住宽城区春铁新城小区,年轻时曾经营一家理发店维持生活,张世芳的老伴陈杰民在世时,在一家农贸市场的副食档口卖猪肉,夫妻俩靠微薄的收入供独子陈锋读书。

“陈锋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学生干部,成绩好,很好学。”张世芳说。

陈锋升入高中读书后,迷上了网络游戏,功课越落越多,成绩也直线下降。临近高考,陈锋担心考不上大学,和几名同学进入某高校成人教育学院计算机专业学习。

2004年,24岁的陈锋提出想去重庆投奔一名柯姓(谐音)的校友,并在当地找工作。 

“妈,我在学校期间有过女朋友,人生的很多事情也明白了,我想出去闯一闯,等赚到钱后回来娶媳妇。”陈锋说。 

张世芳夫妇舍不得,可是拗不过儿子,只得同意,并借了一些钱给陈锋做路费。


▲ 陈锋称赚到钱就会回家。


提起2004年4月29日这个日子,张世芳流泪了。

“那天他爸爸陪陈锋到火车站,把他送上开往重庆的火车。我舍不得儿子走,一个人躲在家里哭。”张世芳说,陈锋这一走就是16年。


莫名失联十余年


离家后的前两年,陈锋每隔一周都会主动给父母打电话,询问家中情况。每年春节前夕,张世芳都催促着儿子早点儿回家,可是陈锋称向其所工作的公司领导请假,没有获得批准。

2006年春节,陈锋仍然没有回家。由于家里办事需要用钱,张世芳和陈锋商量,希望他能汇点儿钱回来。 

“妈,我现在手头没有钱,等6月份再汇行吗?”陈锋说。

张世芳回忆,自从陈锋打完这个电话以后,便没有主动联系过家人。几天后,她按照陈锋所留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是一名陌生男子接听的,对方称自己新买的手机卡,并不认识陈锋。

陈锋的亲属尝试通过社交软件联系上陈锋的QQ号“野鸭子”,询问他为何不回家。

“我和四位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做房屋抵押和买卖车辆的生意。”陈锋说完,便将亲属的QQ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从此以后的14年里,陈锋再也没有联系过家人。张世芳夫妇担心儿子出意外,报警寻找陈锋,可是并未查询到相关的线索。


曾赴重庆寻子未果


张世芳夫妇思念儿子心切,找来陈锋几个要好的同学询问,可是没有人知道陈锋的下落,也没有人认识陈锋所说的柯姓校友。

“陈锋在学校住宿的最后半年里没怎么上课,他在外面打工,说想攒钱去外地。”据陈锋的一名同学回忆,他和陈锋告别时,曾看到陈锋书包里带了很多现金,“我问他为啥带这么多钱,他没有回答我。”


▲ 陈杰民曾远赴重庆寻子。


2011年,陈杰民千里迢迢赶往重庆,按照陈锋此前所留的地址“九龙坡区科美达网络有限公司”询问,可是该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并不认识陈锋。

陈杰民在当地多方寻找无果后失望地回到长春。2018年,陈杰民抱憾离世,临终前仍眼含泪水念叨着陈锋的名字。

“老陈在世的时候爱喝酒,每次和我们喝酒时都会哭着说想念儿子。”陈杰民的一位老邻居说。


思子心切 求助寻亲


多年来,张世芳多方寻找陈锋的下落,可是没有结果。

“小锋,妈和其他亲戚已经不来往了,只剩下你一个亲人,快回来吧。妈惦记你,希望你看到寻人启事以后能给妈妈打个电话报平安。”张世芳说。

提起陈锋失联一事,张世芳自责不已,她后悔当初不该和儿子提起家里需要用钱一事。


▲ 张世芳盼着儿子报平安。


张世芳表示,自家原来的房子已经拆迁,现在她名下有一套房产,她对儿子别无所求,只希望尽快找到陈锋,把房子过户到他的名下。

长春日报融媒体记者核实情况后,就此事联系到《重庆晚报》的记者文翰、《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的记者罗梦睫、“宝贝回家”网站的志愿者“小坏”,多方联动跨省寻找陈锋。

文翰表示,会联系重庆九龙坡区警方帮助进一步寻找陈锋。


 有一种爱叫做转发 ↓↓↓

      陈锋,今年40岁,1980年6月21日出生,身高约1.76米,肤白,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嘴唇较厚,左撇子,性格内向,爱留长发,爱吸烟,2004年4月离开长春到重庆打工,2006年起失联至今。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