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病毒零距离的“追疫人”|长春+全媒体平台

“你去过哪些地方,接触过什么人”“你乘坐过哪些交通工具,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症状”……自疫情发生以来,这些问题不知被宽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流调”人员们重复问过多少次。

流行病学调查,简称“流调”,是传染病预防控制的关键措施和重要工作环节,也是疫情防控的最前线。他们的工作可以防止疫情蔓延,让更多的人避免感染,为疫情防控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因此,他们要在第一时间对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家属等进行电话追踪调查,排查出所有密切接触者的线索和范围,第一时间找到相关人员,如家人、朋友、同事、共同就餐的人、同乘一辆交通工具的人……这项工作像大海捞针般艰难,却一个也不能漏掉。

张平副主任的工作餐。

于会园的穿脱防护服演示。

王雷开展流行病学调查。

深夜的“调查”。

宽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平自疫情发生以来,带头24小时应急值守,不分昼夜,泡面成了她的工作餐。有时忙起来,面泡上直到凉透也顾不上吃,接到电话便急匆匆的带队出现场,直到将信息一追到底才觉心安。

急性传染病预防控制科科长王雷,母亲一直卧病在床,可他无暇照顾,带领组员每天对密切接触人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冲在高风险的最前线。他经常对自己的组员说:“我在前面和疑似病例核实、交流,你们在我身后记录就好。”

疾控中心流调组成员张钧尧,在疫情发生之初,是单位第一个到人员流动性最大的火车站值班的人员。最早的一列从武汉方向驶来的列车凌晨三点到达,他凌晨两点便从家中出发,到达出口留观点为旅客进行测温,对体温超过37.3℃的旅客做好身份、联系方式、旅行史等信息登记上报。那一天,为避免引起恐慌,他没用防护服和护目镜。监测完出站的全部旅客,人已经冻透了,手已经麻木了。

疾控中心流调组成员于会园,为了能让基层医护人员提高职业安全防护意识,最大程度保护好大家的安全,她在工作之余挤时间为大家制作穿脱防护服的PPT并进行演练培训,作出详细讲解,经常加班到晚上10点多,为医护同仁们提供专业支撑。

“因为时间紧任务重,我们经常会半夜给涉及的群众打电话,但是有些人难免会有焦躁、不耐烦等情绪而不愿意交流,有的甚至会告诉我们打错电话了,隐瞒自己的旅居史等重要信息,这个时候我们只能一遍遍地安抚情绪、耐心劝导,不厌其烦地讲政策,甚至是道歉。”疾控中心流调组成员刘双为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