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抗疫人】专访“离病毒最近的人”:护目镜上霜时 只能用力吸气|龙头新闻全媒体

在本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化验科一直被称为"距离新型冠状病毒最近的人"。他们虽然不正面接触感染者,但是他们手中的设备容器中,他们的显微镜下,都是实实在在的病毒标本。病毒长啥样?几乎没人看见过,但是化验科的医生们却见过,所以,她们不仅是距离病毒最近的人,也是亲眼见过病毒的人。日前,记者采访了哈尔滨市传染病院化验室主任史萍,听她讲述了与病毒近距离接触的故事。

患者可以戴口罩 

但是气溶胶不会

化验科不接触患者,天天只接触标本和检验设备,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被高频率使用的名词,那就是气溶胶。

史萍介绍,在采血过程中、使用注射器、离心、拔帽、加样、全自动仪器设备工作等过程中均可产生气溶胶,由于许多患者及其标本含有病原微生物,在产生大量气溶胶并扩散到空气中时,可污染实验室的空气;这些包含病原微生物的气溶胶粒子可能会被操作者吸入、或粘附在裸露的皮肤衣物上等等,构成对检验操作者最大的威胁。医护人员在进行诊疗的时候,患者是需要戴口罩的,可是标本不会听话,它们是无法戴口罩的,无疑检验科的工作人员是距离新型冠状病毒最近的人了,因此,化验科成了与病毒接触最近的人。    

每一次开盖检验

都是对防护服规范的考验

"我们检验工作的最大危险就是在于气溶胶,它的危险是非常大的。患者的标本的血液、痰液、尿标本、粪便标本,现在都证明它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尤其是在每个屋都不能完全配备生物安全柜的情况下,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有感染的危险。

"其实说不怕是假的,大家心里都害怕,否则防护得那么严实干什么。但是。职责所在,大家都会冲在第一线,没有一个人会退缩。接触气溶胶最多的就是化验科。只要标本一开盖儿,里面的气溶胶就会出来,这时候最为考验防护服的穿着是否符合标准,因为可以确定的病毒气溶胶就在身边。还好,我们每一次这样的考验都是合格的。"史主任说。    

护目镜上霜了

能做的就是吸气

在显微镜下,看病毒有多难?是不是一下子就能抓出来?史主任打了一个比喻,就像用天文望远镜去看星星一样。

最困难的一个患者,除了新冠肺炎以外,他同时患有其他病毒,然后他做了脑脊液的镜下检查。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史萍说:"特别困难,眼镜上经常全是霜,根本就看不清楚。"

"只有呼气的时候才会产生呵气,在这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反复地使劲吸气,都不敢呼气。就尽量把眼镜上的霜去掉才能看清。最后这个患者排除了疑似,结果还是不错的。"    

我们是聚光灯照不到的人

但是我们仍然很骄傲

疫情发生以来,他们每个人都在努力工作着,以检验为令,核对标本、加试剂、做检测,穿着厚重闷热的防护服,戴着双层手套,有的同志护目镜里还戴着近视眼镜,所有的动作都变迟缓了。时间长了,有的同志手过敏了、脸过敏了,有的同志鼻梁压出了深深的印痕,有的同志衣服全部湿透……他们专注于手中的标本,他们没有任何怨言。他们深知检验工作是疫情救治最有力的技术支持,所以要用最快的速度和最短的时间为我们的临床诊断提供最关键、最准确的检验依据。

"我觉得我们检验科在这场抗疫战争中,就像聚光灯照不到的人。我们就是幕后人,但是我们在对患者的诊断和治疗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还是挺骄傲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