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冰城人】发黑硬痂还没脱落,又覆上一层冻红的新伤 记咱城市守门人|龙头新闻全媒体

龙头新闻讯  脸上布满冻疮,几块发黑的硬痂还没有脱落,又覆上一层冻红的新伤 …… 最初,记者在绕城高速群力卡点见到赵禄时,着实让这张看着都有些痛的脸吓到了。" 连续 20 天在卡点工作,最低气温零下32 ℃,不挂点彩,那就不是咱大东北了。" 赵禄开着玩笑。

46 岁的赵禄是道里公安分局党组成员。" 我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身为一名党员,疫情发生时,我一定要冲到前线 ……" 大年三十,赵禄向局领导发出的请战书。2月1日,赵禄带领由16名民警组成的突击队,进入绕城高速群力卡点,成为这个卡点的守关人。

从原来每天5000余辆车,到后来严控后的600多辆,在这里民警每天要面对数以千计的陌生人。" 说实话,在疫情蔓延的情况下,谁都会产生心理波动。" 赵禄开始在工作微信群中不停地絮叨:" 我的愿望是安全地将各位交给你们的家属,但大家工作时,一定要按照‘执法流程’ "。

" 流程"是赵禄定的,目的就是预防民警在工作中被传染。赵禄还会经常发出一些提示"刚才吓我一跳,以为你们上车去测体温了……咱们的操作一定要专业 "、" 轮班上车吃饭后,人走要消毒,预防交叉感染 "……

" 明知有风险,我们就要自己抗!" 这是和战友们的共识,赵禄在距卡点4公里外找到一家小旅店,包下全部11个房间,所有民警除了工作外,均在此入住,由于存在交叉感染的可能,所有人不允许串屋、聚集,全部处于半隔离状态。赵禄说:" 既然来了,我们就要守住这扇门,更要保障民警的安全。"

在这个卡口,百分之八十的途经车辆是前往机场的,赵禄从机场接线员开始,一路找到了机场大巴的负责人,终于促成机场大巴在此设置站点。从2月14日起,外地送机车辆在这里被劝回,旅客则乘大巴车安全到达机场。解决了哈市外地人员输入中的一个隐患。

在卡口工作时,赵禄有时也会讲起 "人情"。一次,一辆外地车辆拉着一名手筋断开的小孩来哈就医,送医时间决定了孩子的手术能否成功,赵禄二话没说,立即开辟绿色通道,将孩子一家护送到医院,进行无缝对接。

考虑到卡点工作的特殊性,道里公安分局每天给每名民警配发了两个一次性口罩。但在寒风中工作,用不了一会,哈气便潮湿了口罩,贴在脸上,再被冷风一吹,脸如刀割。赵禄更是如此,他每天在卡口工作14个小时,最多一次4个半小时没有上车,等到他摘下口罩时,两侧脸颊已经冻伤了。手脚冻的没了知觉,更是习以为常。

" 自己有点小伤没什么,等‘疫’去春来,一切都会好的。" 抗击疫情,赵禄信心满满,前几天,他和战友再次书写 "请战书":疫情不退,岗位不撤,人员不换!为此,他和战友约定,到那时 , 大家一起撸串、喝啤酒……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