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规之下8】群像:能取得您的理解,苦点累点不算什么,哪怕是受点委屈|龙头新闻全媒体

我们要为这些人点赞!

↓↓↓

  



自从“哈尔滨8号令”发布之后,居民小区开始了封闭管理,每个出入口前都有值守的工作人员,商超的服务人员也是全员上岗在职守的同时也保证了市民的基本生活需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坚守在第一线同志们也是最容易受感染的群体,但是他们坚信:能取得您的理解,苦点累点不算什么,哪怕是受点委屈!


他们就像“门神”一样守护着小区,守护着千家万户的平安。


康安派出所民警苏万胜:

苦口婆心劝4个小时

居民才同意隔离

 “防疫期间,您的一个微笑或者一次点头都让我们倍感温暖,有了前进的动力。”从大年三十开始一直在一线抗疫的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康安派出所民警苏万胜道出了心里话。

苏万胜和记者说,12日20点多,他得到消息,道里区顾乡大街77号小区有一名由绥滨县回哈的市民。根据政策,外地回来需要居家隔离14天,他和同事还有街道办、社区工作人员来到这户居民家,了解得知,房子是租住的,不符合居家隔离条件,于是开始劝导男子。男子反复强调自己刚回来,不想再折腾回去了,然后开始埋怨社区和民警,“说我们不讲人情,不理解居民,就是不配合”。

苏万胜说,一直劝说到第二天凌晨1点,男子总算理解了,暂时答应在车里睡一宿,第二天再返回绥滨老家,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

康安街道办徐雅曼:

同样的话每天说上百遍,

遇“怼”继续“磨嘴皮”

每天8点准时到岗,下午6点下班,对出入小区的人员逐一登记并测量体温,认真核查出入凭证,有时还要对“难缠”的居民做思想工作。在道里区新亭街与康安四道街,徐雅曼就是其中的一位。

徐雅曼所值守的卡点附近是一片开放式庭院,小区的其他出入口都已经封闭了,出入口只保留一处。虽然气温有些回升,但每天要在室外工作10个小时,为此,徐雅曼穿上了最厚的棉裤棉鞋,脚上和后背还贴了6个热贴。

徐雅曼告诉记者,起初,大家对于封闭小区很不习惯,“去医院看病号”“小狗必须天天遛,否则该憋坏了”……每次,徐雅曼都苦口婆心跟居民们讲道理。有的居民能配合,有的则冷言相对,听了伤人的言语,可在防疫关键时期,有委屈也要往肚子里咽,做好工作是第一位的。

群力家园管家陈岩:

每天面对上千人

经常被当成“出气筒”

陈岩,菱建物业群力家园CG区管家,站岗值守是她现在每天的工作。她每天要面对上千名居民,经常被一些不理解的居民气得直哭,但哭完之后,还是要继续笑着面对居民。

12日,陈岩在门口配合门岗一起值守登记,一男一女两人从楼里出来,表示是夫妻,想一起出去散散心。门岗坚决不同意说:“一户只能出去一人。”这时男子情绪非常激动。

陈岩赶紧劝说。男子激动地说:“我今天就是想出去散散心,你就一个物业的,凭啥管我?”而且,随口骂了陈岩几句 。陈岩最终把女子劝回了家。

陈岩说:“当时我非常想哭,明明是为了让大家好,但只要不出事,骂我就骂吧。”

香坊区巡逻辅警大队杜鹏:

司机不会扫码登记

耐心解说帮助

11日,哈市发布了“关于组织开展入哈人员信息登记的通知”,香坊公安分局制作了二维码扫描板,并送往幸福镇成高子环城高速入口设立的临时公安检查站。

“我在外地上高速时,都是直接填表,怎么下高速就非得用手机操作,你给我张纸我给你写下来不也一样吗?!”13日上午,一名货车驾驶员在面对民警的询问时表现得异常烦躁,香坊区巡逻辅警大队大队长杜鹏立即上前询问情况。原来该车司机对智能手机操作不熟练,迟迟没有将信息填好。杜鹏上前耐心解说并迅速帮他进行登记操作。看到信息验证有效,司机的态度也开始缓和,并表示感谢。

经纬街道温暖:

一站就是十三四个小时

每天劝返几十位居民

在道里区经纬街道经纬七社区,这里的小区由开放状态变为封闭管理,从经纬街道抽调的温暖自从大年初四开始几乎每天都在这里值班,一站就是十三四个小时,每天劝回几十位要出门的居民。“有一天早上,一个大娘非要带着宠物狗出去遛弯,我们两个人反复劝,这位大娘才不情愿的牵着狗返回家。”温暖说,“听劝的还行,有的人不听劝,有时还抱怨社区管得太严了。”

温暖告诉记者,“现在小区门口24小时有人值班,女同志上白班,每天早6点,晚9点。” 温暖说,她家孩子今年中考,孩子爸爸也在上班,孩子每天都是自己在家。这些困难大家都能克服,尽快把疫情防控住,大家才能恢复正常生活。

生鲜超市店员高亮军:

宁可“招人烦”

也不能粗心大意

高高瘦瘦的高亮军是地利生鲜的新员工,年前刚被分配到乡里街门店。“因为对收款、理货还没太熟悉,店长就把给顾客进店测温和监督戴口罩的工作指派给了我,昨天又把进店购物登记这项工作也让我负责。”高亮军说,“常来买菜的叔叔阿姨都管我叫 ‘门神’。在工作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能配合,也有极个别的人在我提醒他们戴口罩、拉开间隔排队的时候不理解,冷言相对甚至骂脏话!我也很委屈,不过无所谓了,只要大家都平安就行!”

疫情下的商超售货员、收银员是接触顾客最多、时间最长,被称为“风险最大”的地方。“这个时候不能躲,店里本来人手就紧张,没人收银了,大家还咋买菜?”地利生鲜安心街店的李东麻利地为顾客称重、结算、打小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