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武汉战“疫”日记23丨哈医大一院护士曹雪:3名重患血氧上升 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龙头新闻全媒体

龙头新闻讯(徐旭 记者 霍营)曹雪是哈医大一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士,2月11日,她穿上“战袍”走进“战场”,四个多小时的工作让她身心疲惫,虽然头很疼,脸很疼,但是想到隔离病房3个通过使用呼吸机血氧上升的患者,那一刻她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她说:“如果脸上这些痕迹能换回你们的健康,那么,我愿意!”

终于穿上这身“战袍”走进“战场”,当我推开最后一道门进入病房时,我还在想我该如何工作,一个从另一扇门跟我同时进来的患者把我拉回现实。这个患者看上去呼吸特别困难,虽然戴着吸氧面罩,还是感觉每喘一口气对他来说都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不及多想什么,我们立刻把他推到了他的床位,连接好了生命体征,这时发现他的血氧只有39%,医生当即让给患者使用无创呼吸机机械通气,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给患者上了呼吸机,当看到患者心率从168下降到102,血氧从39%上升到83%的时候,我的心终于也跟着放下了。

记得给一个叔叔换药时,发现他固定留置针的胶布松了,我准备给他换一条胶布,可是戴着两层手套的手却怎么也撕不开胶布的头,叔叔说让我儿子帮你弄吧,你戴着那么多手套不方便,我说谢谢,叔叔说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我想说,感谢你们的理解,穿上这身衣服,我们走的可能没有那么快了,扎针的技术可能没有那么好了,视力和听力可能也不如之前了,但是我们希望你们健康出院的心是始终不变的。

我觉得4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对我来说很快,因为ICU的工作时间是12个小时,但是我错了,那种从穿戴完毕开始的呼吸困难从开始持续到结束,口罩勒的耳朵快掉了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我不能让自己停下来,停下来后,所有的不舒服都在不断放大,所以,即使全身都湿透了也要巡视病房转移注意力。

交完班,经过无数遍的洗手,终于把身上的防护都卸下了,走出最后一道门的时候,感觉我又重生了,虽然头很疼,脸很疼,但是想想里面3个通过使用呼吸机血氧上升的患者,还有那些理解和感谢我的患者,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脸上这些痕迹能换回你们的健康,那么,我愿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