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传染病院值班护士长札记 | 我的护士,我的兵|龙头新闻全媒体

杨振宇是哈尔滨市传染病院四病区的护士长,有20年的护龄。

23日18时接到任务以来,她一直在岗位值守。护士们一班又一班,辛苦着,工作着,坚持着。杨振宇看着这一切,感动着,心疼着,骄傲着,也欣慰着。

多像2003年非典那年啊,那年自己还年轻,就和她们一样有朝气,有担当,这些就是,我的护士,我的兵。

记者有幸读到了这位护士长的札记,记录如下:

2020年1月23日18时许,哈尔滨市传染病院四病区接到了紧急通知后,一个小时内除了正在外地往回赶的两名护士外,全员到位。清空病室,接收物资,布置病房,接受培训,一气呵成。两个小时后,第一班次的护士倪阳、孙岚,医生朱海秋已经穿好防护服走进隔离区开始工作。

 

第一班次的护士倪阳和孙岚是科内最年轻的护士(26岁),两个小护士在得到需进入隔离区的消息后,主动向我提出:我们先上!我们小,没有家庭负担。但我知道,就在倪阳上班前,她的母亲在家中为女儿担心得失声痛哭。而孙岚的先生,一名可敬的人民警察也正在火车站值班。

第二班次是马思玉和孙宝玉。两个护士在除夕的前一天刚刚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在得到消息之后,在除夕夜又赶回了病房。远离亲人,在病房里度过了2020年的大年夜,当我抱歉地向两个护士解释的时候,她们却反过来安慰我说:"没关系,我们毕竟是回家了,不像徐姐,还没来得及走出去呢。"  


第三班次的李春姝,她的先生是一名120工作人员,和我们一样奋战在最前沿。两个人把孩子丢给了体弱的婆婆,怀揣着孩子的祝福,同时穿上了隔离服。办公护士徐立凤默默地退了返乡的火车票,送走了丈夫和孩子,独自走进了隔离病房。

第四班次的李东顺是病房年龄最大的护士。2003年非典时期的老战士。本来由于身体和年龄原因,不想让她进入隔离病房的,但是老大姐说:“我参加过非典治疗,我有经验。再说我若不进去,就只能排三班了,姐妹们太累了。”于是老姐姐放弃了与丈夫一年一度的团聚。由于她的加入,使我们病区组成了最长循环的班次,其他病区都是三班。            

孙丽影的孩子小,我本来很担心怎样做她的工作,可是没等我张口,小影就对我说:“没事儿,孩子已经断奶了。"    


最让人感动的是,在群发消息后,接到了刚刚出满月的护士李晶的信息:如果需要我,我也能上!

这就是我的护士,我可爱可敬的姐妹们。在整个过程中,我没有说一句话,我只是在听,听她们为进入隔离病区时的积极请战声,听她们为了争夺最繁重工作时的争执声,听她们接受培训时的询问声,听她们分配工作时的讨论声,听我的姐妹们发出的这世界上最温暖,最勇敢,最真挚,最动人的心声……    

前路固然荆棘丛生,但我无所畏惧,因为我有你们,我的护士,我的兵,心相系,手相拥,我们风雨前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