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40度穿越林海雪原 “高铁之眼”的90后守护者|龙头新闻全媒体

  

高铁跑得快,需要超视距的稳定信号来保障。而这些信号,全靠分布在高铁沿线的崇山峻岭间的45米高的信号塔来传输,这些信号塔,就相当于是高铁的眼睛。在高铁沿线,也有这么一个工种,冬天要冒着零下40℃的严寒专门负责守护这些“高铁之眼”。这个春运,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位“高铁之眼”的守护者——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车间作业三工队通信工长“90后”于源。

三九天爬45米高铁塔 风大低温穿啥都冻透

2018年末,哈牡高铁开通,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车间成立高铁青年班组,9名小伙子,平均年龄仅为25岁。牡丹江电务段高铁通信车间作业三工队通信工长于源和班组成员,担负着哈牡高铁牡丹江到横道河子间16个基站、3个车站、9个直放站的通信设备的维修养护任务。这28个通讯处所,对应着28座高45米的通信铁塔。铁塔天线因为热胀冷缩的原因,冬天螺丝会变松,导致天线角度发生偏移,就是这细微的偏差稍有不慎,都会对通信网络覆盖造成影响。于源告诉记者:“信号塔对于高铁来说,就相当于人的眼睛和耳朵。每一个月过场强车,我们就要把强的调弱、弱的调强,才能保持信号均匀稳定。”

于源告诉记者,高塔上没有遮挡物,风特别大,塔上塔下温差4、5℃。不管穿多少东西,上去就打透。塔都是混合钢铁的,如果不戴手套的话,刚上去手就冻透了。“在上面作业时间长了,有可能冻僵,人容易发生危险。”

上塔不仅是冷,也很耗费体力,于源说:“上去的时候,胳膊还不算太吃劲,主要是腿往上蹬着,比较累。下塔的时候,就是胳膊比较累,特别酸。”完成一次上塔,下塔后,都需要工友帮忙简单按摩一下胳膊缓解压力。

半夜踏没腰深雪爬山 徒步得用一个小时

记者了解到,到达塔下的路途同样不轻松。通信基站距离工队路途较远,有近40公里,且通讯基站位于山上,进山的道路因雨雪天气会变得湿滑,对行车造成阻碍。尤其在冬季,于源和同事在驱车抵达基站附近之后,要踏雪向山顶进发。寒冬腊月,牡丹江市的室外温度降到零下二十多摄氏度,风吹到脸上像刀刮一样。于源说:“横道河子那边,雪平平常常就一尺多厚,有的地方能没腰。”而且,像很多铁路检修部门一样,他们白天上山是巡检,真正检修设备还要等到后半夜高铁停运的“天窗”期进行,“天窗”时间是零点至四点半。“这个季节半夜爬山,那种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冬天有时候徒步进山需要40分钟到1个小时。”

克服恐惧爬上塔顶 就能邂逅美丽的风景

记者了解到,对于上塔,于源也是从害怕到熟练。通信高塔受风力影响较大,3~4级风人在塔上晃动感明显,“就像坐船一样”。于源刚学习爬塔时怕高,以为自己有恐高症,但经过专业培训与心理辅导后,他逐渐克服了心理障碍,现在他常说:“在塔尖跳舞都没问题。”谈起如何克服恐高,于源告诉记者:“上塔时尽量别往下瞅,也不要往上看,因为会造成心理压力,往下瞅离地面越来越高,就会比较眼晕,人一紧张可能就四肢无力了。就是要平视正前方。”

每次爬上塔顶,除了高处不胜寒,也有意外惊喜:可以将茫茫林海雪原尽收眼底。高铁列车在脚下飞驰而过,疾风带起片片雪雾,飘飘洒洒在空中萦绕,“塔上的风景,视野度不一样,因为从上往下看,是俯视下面,广角特别大,特别美,心情也美。”由于经常进山,于源也看到过很多珍惜的保护鸟类,“在山里还遇到过松鼠,目前还没遇到过猛兽。但是我们会注意地上有没有特别大的脚印,如果有的话,我们就不能马上上去了。”

今年是于源当工长后的第一个春运,“今年一年特别忙,回家的时候很少,家人挺理解我的。我们跟别的单位工作性质不一样,春运的时候,我们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随时待命。”谈起自己的新年愿望,于源告诉记者,“就是爸妈身体健康,自己早日脱单,嘿嘿!”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