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将吉林地域文化“写”进字库|长春+全媒体平台

郭昱峰正在对“文道 满汉体”字体进行修改。毕馨月摄

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青年教师郭昱峰设计的“文道 满汉体”字体。毕馨月摄

我们日常使用电脑办公软件时,注意过其中有多少中文字库吗?细究下来,数量远远不及西文。“最小的简体中文字符集的国家标准包含6763个常用汉字,设计量巨大。”15日,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视觉传达设计专业青年教师郭昱峰,一边向记者道出中文字库稀缺的原因,一边透露了“文道 满汉体”字体的设计初衷——将吉林地域文化“写”进字库,“字体用起来,文化火起来。”

市场需求催生文化自觉

“有一次,我去长白山地区采风,路遇一家吉林省土特产商店,招牌字体使用的是方正藏意汉体,可在吉林省生活的藏族人并不多,想要准确传达东北地区商品属性,何不设计一套属于我们地域的字体呢?”从那时起,将承载吉林地域文化符号的字体“写”进中文字库的“火种”,便悄然在郭昱峰心中种下。

在收集整理资料过程中,郭昱峰发现,中国汉字由于结构复杂、数量庞大、版权意识薄弱等问题,出现了字库字体总量偏低的现状。“随着传统文化回归,全民文化素质提升,人们在印刷出版、计算机、网络、手机等相关电子产品方面的个性化需求正与日俱增,设计更多将中国传统文化与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中文字库字体成了刚需。”迫切的市场需求,催促着郭昱峰的脚步,通过细致梳理文字艺术在长白山地域内的发展脉络和趋势,一个将满文与中文汉字相结合的灵感应运而生。

十几易其稿只为被“读懂”

“吉林省是满族聚集地,但现在人们大多要从充满戏说成分的电视连续剧中了解满族文化,文化精准度不够不说,字形优美秀丽的满文更是缺少被活化的平台。”郭昱峰的想法,得到国家艺术基金的认可。在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文以载道——长白山地域文化背景下的中文字库字体创作》立项后,他开始思考如何让一套字体被广泛的受众接受、“读懂”。两年时间里,他将自己提炼出的满文特征与中文字型相结合,设计出了一套具有较强识别性的“文道 满汉体”字体。“十几次易稿,目前仍在修改中。”在郭昱峰的描述中,最令人崩溃的画面出现了,当他设计好了千余个汉字的字体,但打印在一张纸上才发现某些字有跳跃感,影响整体协调性。“那就要推翻重来!想让6763个高矮胖瘦不尽相同汉字整齐划一,我最终学会了给偏旁定‘规矩’。”

放弃商业授权传承文脉

一种新字体如若推向市场,设计者预计可盈利数十万元。将于今年进入中文字库的“文道 满汉体”,未来路要怎么走?“我要把它公益性地发布在网络上,用户可随意取用!”为什么要放弃利润可观的商业授权?郭昱峰的回答很简单:“增强中文汉字字库字体开发意识,加强创作维度,不仅是对中国传统文脉的传承与保护,同时也是在适应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等多元需求。”

字体为何以“文道”为前缀?“‘文道’既是文以载道,更是我计划将来为其他地域设计字体的无限可能性。” 郭昱峰的答案令人充满期待。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