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在没膝雪地徒步10公里 你喝的自来水有他们在守护|龙头新闻全媒体

龙头新闻记者 于海霞 文/摄

14日,深冬的哈尔滨,天寒地冻,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在哈市平房区郊区的一处田野里,刘伟和工友们走过一段及膝深的大雪地,才用铁锹找到了深埋其中的供水管线排气井室。在城市的脚下,纵横交错的供水管网就是整座城市的“生命之源”。

磨盘山输水管线可以说是哈尔滨的“生命之源”,它是我国纬度最高,内管径最大,长度最长的输水管线,全靠重力输水,而且地形复杂。日前,记者来到距离哈市最近的平房管理所,跟随巡线员们体验了一次冬季长输管线巡查工作。

180公里管线全靠人工排查

磨盘山长输管线长约180公里,主要负责哈市江南主城区的供水,沿途设有六类井室588座,阀门557个,管线接口近6万个,全部靠人工排查。从平房净水厂到磨盘山水库,有一支近百人的巡线队伍,他们每天身背沉甸甸的工具徒步穿山越岭,守护着哈市的供水生命线。

磨盘山长输管线沿线设有五个管理所,刘伟是磨盘山长输管线分公司平房管理所的班长,当巡线员已经有15个年头了。他带领的巡线班一共有四个人,除了他还有李川、胡艳滨和乔吉韬,他们每天巡查的是哈尔滨市区到北土城子路段长输管线的130多个井室,按规定这些井室在每周内都要全部巡查一遍。

积雪没膝 步行去田里寻找井室

连日的大雪覆盖了山野,汽车打着滑开到哈五公路边上,刘伟和同事们下了车要步行去田里寻找井室。地里的积雪足有膝盖深,走在地垄沟上深一脚浅一脚,头戴红色安全帽,肩扛安全绳,手里握着铁锹。凭经验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井室,四个人合力打开井盖,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刘伟很麻利地沿着梯子下到三米多深的井内。

据刘伟介绍,磨盘山长输管线基本都埋在地下,这些井最深的有十几米,最浅的也有三米左右,基本上都是靠人工排查,他们下到井室的工作就是检查井室有无漏水,排水排气正不正常。“你可别小看了这些检查细节,稍有疏忽就可能发生大事故。”检查一切正常后刘伟爬出井,李川把井盖重新盖好,然后向下一个井室出发。记者跟随他们在没膝的雪地里走了近半小时,才走到附近的一个井室。

漏水了不回家过年也要抢修好

“穿太厚的衣服行动不便,井下温度高容易出汗,出来后能被寒风打透。”李川说,该管线沿途有将近6万个接口、588座井室,难免会发生一些小事故。刘伟介绍,这条长输管线是两根管同时输水,每小时水的流量是4万吨左右,一天90多万吨,一根管子就是半个哈尔滨的“生命线”。

刘伟还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冬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他和同事在巡查中发现供水管线有一处钢管焊缝裂开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因为长输管道就建在哈五公路附近,沿线有很多村屯,如果发生渗漏,淹没一个村庄是很快的事儿。他们经过9天9夜在保证哈市不停水的情况下进行了抢修,连年都是在抢修现场过的。这条生命线在供水集团全体工作人员的努力维护下,连续多年未发生重大事故。

无论多远也要回来写上“一切正常”

由于长输管线地处野外,大部分井室在农田和山林之中,根据工作要求,巡线员平均每天巡查井室不少于16座,所以巡线员们不是在巡查的路上,就是在巡查的现场。

为节省体力,刘伟和同事们采取接力的形式,每到一个点儿,一名巡线员下井检查,其余三人留在车上休息。刘伟说,有一次检查到一个地点比较偏僻的井室,他一个人步行40多分钟去井室排查。刘伟高度近视,戴着800多度的眼镜,走到一片地时突然被玉米杆子绊倒了,眼镜甩丢了,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他在垄沟里找了20多分钟才找到眼镜,等检查完井室三四个小时都过去了,吓得同事们都发动附近的村民漫山遍野地寻找他了。

刘伟和工友们每天徒步大约10公里左右,午饭基本上就是在路边或车上吃点面包喝点白开水解决的。“无论巡查多远多晚,我们都要赶回所里填写巡查日志,明早再去下一站。”刘伟说,这是必须遵守的规定,只有在日志上写下“一切正常”,才能证明这条供水生命线的安全,才能放心地睡一宿好觉。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