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职工王悦江的最后一个春运 自创清雪工具当好机车“修脚工”|龙头新闻全媒体

生活报讯 火车跑得快,除了靠车头,还要确保“脚下轻快”。今年春运,是牡丹江机务段临退休老职工王悦江的最后一个春运,在向记者展示了他们实践中使用的“十八般武器”之余,王悦江也由衷感慨,随着蒸汽、内燃、电气化机车的更迭,火车速度越来越快,他们的工作要求也越来越细致……为清雪发明八九样工具不同部位不同清法。

一场雪后,在牡丹江机务段里,保洁工长王悦江带领几名工人,正在一辆刚刚进场的电力机车周围忙碌着,雪铲、胶皮锤、铁锹……各种工具随着清雪部位的不同,不断变换,就像是在给机车头“修脚”。老王告诉记者,忙起来在零下20多度户外都能干得满头大汗:“为机车除雪、除冰,这也都是技术活,看着普通,其实不普通。”

老王在给最新型电力机车除雪“修脚”

谈起为机车不同部位清雪,王悦江如数家珍,“排障器(火车头贴近铁轨部位的硬铁)里头,距离太远,使不上劲,就得用锹往里掏。赶上雪多的时候,跑一趟下来,里面全是积雪,就得抠出来。有的地方大工具进不去,像弹簧缝隙比较小,比如抱闸那个地方,就得用那些小钳子往里够。”老王告诉记者,赶上连冰带雪的时候,列车底部雪很黏,积雪成冰很难抠下来,“我们就得想办法清,还得注意不能把电线铲断了,咱就用胶皮锤砸。风管接上以后,光吹冰不掉,我们就在前面绑上个钳子,这样就连着把冰能弄下来……”

随着列车越来越高级精细,“修脚”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为此,王悦江他们还制作了很多专门清理的工具,边干边摸索,研究出来八九样:“包括吹风管、风枪,那都是我们自己制作的,效率比较高。还有大铲子、小铲子,也是我们自己做的,还有一些小钩子。”

夏天烤得一身汗冬天经常手冻木

也许有人会问,火车头那么大马力,这点积雪有影响吗?王悦江告诉记者:“积雪如果不清理干净,什么问题也看不着、发现不了,比如零部件是否有磨损和裂痕等,就没法入库,进行下一步检修。不能让列车带病出库,所以这是机车入库检修前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老王说:“我们也是机车靓丽的美容师啊!一赶上下雨天、沙尘天气,前面风挡玻璃特别埋汰,都看不出去了。经过我们一收拾特别干净亮堂,旅客一看也舒服。这活儿比自己家的还上心呢,自己家的车可以拖一拖再擦,这车你不能往后拖,一辆接一辆,进一台保一台。”

王悦江说,把一台机车清出来,工人要付出很多辛苦:“夏天热,机车一停下那大盖都烤人,水上去就干,身上倒全是汗。冬天特别冷,手指头都冻木了,用风管吹雪,它往回反,脖子里边灌的都是,那冰下来都打眼睛,身上挂的都是雪和灰。”

工作41年了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记者了解到,今年春运也是王悦江退休前最后一个春运:“我在铁路工作41年了,今年5月6号我就退休了。站好最后一班岗,我就是好好干工作,贡献自己最后一份力量。在退休之前,还能赶上这个春运,感到很荣幸,圆圆满满退休,挺好的。我在保洁这个岗位已经工作了12年了,虽然比较辛苦,但我们以苦为乐,看见我们手里收拾出来的机车亮堂、干净,就觉得值得。”

工作了大半辈子,老王也颇有感慨:“铁路的发展太快、变化太大了。我刚上班时候,院里都是泥泞路,现在都是柏油路,还有绿化。过去是蒸汽机车,后来变成内燃机车,现在又变成电力机车,看到铁路的发展我非常高兴。”

退休后想带老伴各地转转感受下动车高铁

谈起对后来人的期望,王悦江说,“铁路的发展很快,很自豪在铁路干了一辈子。但不舍也不行,要让年轻人发挥作用,希望后接我们班的同志们,比我们干得更好。”

谈起自己的退休计划,老王告诉记者,“在铁路干一辈子了,因为平常工作忙,我最多歇一天。我们都是以雪为令,不管是不是歇班,早上5点来钟就得去单位。一来车,我们几个人就全出去,要不干不过来。”老王告诉记者,因为常年忙碌的状态,他很遗憾,作为一个老铁路人,竟然没带着老伴坐上火车旅旅游:“赶上年节,都是孩子来看我们,我也没时间去看儿子。退休后我打算先歇两个月,缓缓劲,然后就领老伴全国各地转一转,感受下现在的动车、高铁。”

  

图片视频均由铁路部门提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