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百年后不留青冢 一生奉献医学事业
致敬!广东医科大学两名八旬老党员签捐献遗体协议
湛江晚报 2020-01-13 17:05:23

    2019年年末,粤西地区首个遗体捐献接收中心依托广东医科大学正式启动接受捐献,该校两名八旬退休老党员当即联系湛江市红十字会签署了遗体捐献协议,希望百年之后仍然能为医学教育作贡献。而在他们之前,该校还有多位教师捐献遗体。

两位八旬老党员:

愿在百年之后仍为医学做贡献

    “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我只想为人民做点贡献。”今年已80高龄的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务科科长邓兵说。“我本计划将钟爱的中西医结合知识经验整理出来为大家服务,但碍于身体原因可能没法完成,别的贡献没法做了,唯有此身。”

    邓兵毕业于同济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1990年到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工作,1996年入党。捐献遗体的想法萌芽于他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同济医学院的解剖学习,他非常了解人体标本对医学生的重要性。2018年,邓兵和几个医生朋友聊天,大家都同意百年后选择遗体捐献。2019年国庆,邓兵在家收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盛况,他心潮澎湃,看到许多先进人物一辈子为人民做贡献,对比之下自己差远了。他遗憾无法再为人民作更多贡献,只有在死后将遗体捐出,才能完成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最终使命。爱人陈阿姨在他的影响下也有这个意愿。

    广东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84岁老教授吕端远与邓兵有同样想法。他来自粤东一个小山村,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第一个教授。“我对党很有感情,党培养了我,给我饭吃,给我书读。”吕端远说:“捐献遗体是好事,对国家社会有好处、对医学教育有好处,又减轻家庭负担,何乐不为?”

    吕端远1964年从中山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即来到当时一穷二白的广东医科大学前身——湛江医学院。他说:“我们当时的信念就是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最艰苦的基层去。” 面临选择教研室时,他毅然选择了被认为“最脏最累”的、谁也不愿意去的解剖教研室,一干就是一辈子。

    吕端远1970年入党,至今将近50年党龄。他从小在贫困山村长大,常常说:“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今天。”上大学前,他一件体面些的衣服都没有,棉被都是硬的,上大学后每个月有3元零用钱,吃穿都是国家给的。在校期间还被评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五四优秀青年,他感到无比地幸福。“我是无神论者,不相信神鬼之说,只要死后还能为医学生学解剖作点贡献,我就愿意。”

    88级校友李鸣对吕端远的评价是“纯粹”。吕端远是李鸣局部解剖课的老师,在她的印象中,吕端远十分敬业,对解剖事业非常热爱、执着、全情投入。“他经常因为制作标本忘记回家的时间,讲课时说得兴起会忘记戴口罩手套,徒手触碰标本给学生仔细教学。”李鸣说:“要知道,福尔马林味道刺鼻难闻,我们有时都忍不住流眼泪的。”她还记得吕端远有一次一手抓住肝的标本,一手拿工具分离动脉和静脉,专注地边操作边给学生看,完全不介意自己没有任何防护。“当时的师生关系融洽,如同没有血缘的亲情。”李鸣感慨:“所以,吕教授决定捐献遗体我一点都不意外。他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个专业,自始至终不忘初心、以身作则,用他自己的实际行动教育和感动我们。”

向“无语良师”致敬:

我市已有多位教师捐献遗体

    遗体捐献是目前获得人体解剖教学标本的唯一合法渠道,人体解剖学是医学生必须掌握的基础医学,遗体对于人体解剖学教学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只有在接近真实的人体上模拟手术训练,才能掌握和丰富人体基本知识。现在全国各医学院校都面临“无语良师”来源短缺的棘手问题。

    2019年12月16日,湛江红十字遗体捐献接收中心在广东医科大学正式启用,对于区域医学教育发展意义重大。广东医科大学早有这种大爱传统,历年都有不少教师去世后无偿将遗体捐出。2001年寄生虫学教研室李耀祖捐献遗体供教学科研使用,并捐出1万元特殊党费及生前珍藏的所有图书;2014年学校退休英语教师李巨川的遗愿是捐赠遗体给本校学生进行医学研究,然而当时学校不具备接收捐赠遗体资格,他的亲属及湛江市红十字会只得联系深圳红十字会,将遗体捐赠给深圳大学医学院。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以德为先,立德树人。两位老党员的大爱之举在校园里引起强烈反响,广大师生接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更切身地感受“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医者责任。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